重生世子爷:第936章 跟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指挥官都可以随意被人呼来吼去,那他怎么带兵?怎么在军中树立威信?

    当然了,能在军中大帐打飞血刀王的人,他的身份不言而喻,肯定是魔宗的高层。

    没想到一眼就找到了对方,李东阳心里有点小得意。

    地面上,血刀王被打飞出来后在地上躺了一会,脸上的苦笑清晰映入李东阳的眸中。

    好一会,血刀王这才从地上爬起来,抹去嘴角的血痕,深深的看了大帐一眼,缓缓转过身,原本挺拔的脊梁不知何时弯了下去。

    目送血刀王离去,李东阳微微摇头,他对血刀王的印象很深,以前的血刀王嗜杀残忍却自信。

    不像此时,虽然是元婴强者,自信却从他身上消失了,真不知血刀王这是得还是失?

    大帐内,血屠很生气,真的很生气,看到血刀王就生气,他觉得血刀王骗了魔宗,骗了他!

    血屠把自己受伤的事情怪罪到血刀王身上,如果血刀王可以准确情报,他就不会冒然放出神识。

    那个能击伤他神识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元婴,一定是分神境强者,这点血屠无比肯定。

    正是因为这份肯定,血屠才会更生气,因为他发现自己看不穿吴国。

    以前说吴国的高手实力最高是金丹境,后来变成元婴,现在连分神境强者都出现了,那以后会不会跳出一个合体境怪物出来。

    想到吴军中有分神境强者坐镇,血屠坐不住了,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他必须回去搬救兵。

    不是血屠看轻自己,而是神魂上的伤限制了血屠的实力,同境界下,血屠只能认输败北,一定要战斗也是送死。

    血屠不是傻~子,不会干送死的事情,坐在大帐中思考一会后,血屠立刻出了大帐,左右看看,一句话没有交待,立刻飞向高空。

    隐藏在云层后面的李东阳看到这一幕眼睛放光,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李东阳猜出这位就是刚刚偷~窥的家伙。

    看对方的小动作,这是准备跑路呢!

    血屠飞到高空未做停留,立刻向着远方飞去,看那样子是半分也不想在此停留,李东阳悄悄尾随其后,眼底精光闪烁。

    在杀与不杀中,李东阳一阵犹豫,杀了血屠有杀的好处,但是不杀也有不杀的妙用。

    魔宗目前的位置还没查出来,李东阳很想通过血屠找到魔宗的老巢,没道理别人打上门来,自己却不知道别人的门朝哪。

    这么打下去那多吃亏啊,反正李东阳不是那种吃亏的主,他想找到对方的老巢,关键时刻来个堵门战。

    再不济,堵住对方的门阴他们也是好事啊,总好过被动防御的强。

    正是带着这种想法,李东阳决定不动手了,默默跟随。

    可怜的血屠还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一路急飞,飞过草原越过沙漠,来到了一片绿洲,绿洲上草长鸢飞,牛羊成群。

    牧羊女的歌声悠扬动听,在绿洲上方徘徊不散。

    李东阳举着望远镜四下观察,怎么看也看不出哪里像是魔宗的地盘,绿洲上没有宫殿,没有高楼,只有白色的帐篷。

    血屠已经落在了地面,他没有惊动牧羊女,也没有冲进羊群,而是穿过半人高的荒草前进,越走越偏。

    李东阳举着望远镜紧紧盯着血屠的一举一动,倒要看看魔宗到底隐藏在何处?

    正在前进的血屠突然停下脚步,他抬头四下打量,脸上写满疑惑,为什么他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呢?

    四下看了好一会,也没发现异常,血屠怀疑自己在吓自己,忍不住摇头好笑,转过身继续前进。

    荒草越来越深,很快把血屠的身体掩没,血屠的脚步并没有停下,对四周的荒草视而不见。

    李东阳默默盯着,同样一脸疑惑,难道魔宗不在地面,而是生活在地下?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李东阳觉得有点荒唐,地下黑乎乎的有什么好,为何放着好好的地面不住住地下?

    李东阳想不通!

    突然,血屠的身影在李东阳的视线中消失不见,李东阳举着望远镜一点点查看,还是没有发现血屠,他好像凭空消失一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