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天下:26.祸从口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切全凭龙哥安排,我们几兄弟原为龙哥马首是瞻!这几人倒是几条会摇尾巴的好狗。

    如今学宫里的人大多数还不知道唐巍的身世,而且我问过天下坊的八卦先生。他说这唐巍啊,从来都是风花雪月,连自己的生母都救不了,最后苟延残喘讨到代国。也就是他舅舅家,代国国君。还跟代国小舅子的儿子争美娇娘,倒也是个登徒子,竟为了美人儿将那代王小舅子的儿子腿打折了。后来跟人家赌钱输了个精光,也就一身衣服勉强裹住下面那一哆嗦。公孙乌龙大笑道。

    既是八卦先生所言,那就不会有差了。龙哥你继续说,后来呢?

    后来就来了咱们苏国,之后的事情咱们都知道了。一定不能放过他,把他这些事情在学宫里散布出去,让大家都知道唐巍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样宫主也会不得不将他赶出稷下学宫。你们几个,快去散播去,知道的人越多越好。几人临走前公孙乌龙还不忘叮嘱一句,别第一个告诉大师姐,要不然会被她识破的。

    正所谓三人成虎,流言更似添油之火,顷刻间烧得学宫不留一丝余地。学宫里人议论纷纷,唐巍已然再次成为了学宫弟子们议论的焦点。几个那场辩论中被唐巍帮过的儒家弟子虽不相信,但一传十、十传百,这下只是不愿意相信了。

    什么?唐巍这样这不可能,一定是有人挑唆,在嚼舌根子。卢潇月扭头小跑出院子道,我要去唐巍问个清楚,我不信。

    名家内,听到这个消息的李湘沫有些难以置信。李湘沫整个人愣在原地,痴痴地说,这不可能!

    师姐!原来你在这里啊。外面各派弟子都吵吵嚷嚷的在议论什么啊?我刚从家里出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啊?公孙乌龙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没什么事情,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李湘沫坐下,示意公孙乌龙也坐下。

    师姐我就不坐了,不过这几日我老是眼皮跳的厉害不止是没睡好还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师父找我,我就先走了,师姐你多保重。公孙乌龙昂首阔步,这个势态发展下去,最后的赢家一定是他。

    卢潇月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唐巍,这才想起来唐巍这几日一只在爷爷的烟雨楼。不自觉的加快了步子,她一定要将这件事情问个清楚。

    你来了,怎么你师父那边不用你了?唐巍见卢潇月火急火燎的样子倒是觉得十分可爱。

    唐巍,你知道吗?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学宫里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卢潇月喊道。

    什么是不是真的?我一直在烟雨楼,不知道学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了,是关于我的吗?唐巍诧异道。

    好!既然你不知道我就告诉你。卢潇月在路上就已经告诉自己这一定不是真的。

    当卢潇月说完这一切,唐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脸颊微微露出一丝怒意,却不十分明显。

    你觉得是真的吗?唐巍看着卢潇月道。

    我希望不是真的,可是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卢潇月跌坐在一旁,两眼望着唐巍,她希望唐巍亲口说那是假的。

    真的假的又如何?你认识我也有些时日了,我可曾轻薄过你,可曾好吃懒做,一副登徒浪子的脾性?唐巍的话让卢潇月心里稍稍宽慰。

    当然我想我们应该坦诚相待,我是温国的公子,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可这又有说没关系呢,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我不是圣人,也做不了圣人。就是圣人,也会犯错不是吗?以前的唐巍早已经随着那日梦中母后的那滴泪一起埋入了尘土。唐巍扶起卢潇月。

    唐巍站在烟雨楼上,一栏学宫风景,迎风大笑道,圣人云端训万民,入地难炊**天。当时年幼,回首不堪,只识细腰多婀娜。而今稷下,愿求博文,虽九死不悔也。智者自知川上之水,不舍昼夜,今时不同往日,更况于人乎。

    唐巍走下烟雨楼,边走边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昨日之过,不是不认,只是铭心,应向前看。

    学宫的大殿里,上官泓嘴角微微一动,谁传出来的?把消息压下去,千万不可传出去。找到散播消息之人,定要重罚!

    唐巍回到学宫的路上皆是投来的鄙夷的目光,他看上去并不在意,倒是让那些风言风语的人儿显得有些心虚。

    唐公子!唐公子!李湘沫叫住了准备去给上官泓请安的唐巍。

    湘沫姑娘何事啊?不过今天学宫好似十分热闹啊!唐巍言语间没有任何表情,喜怒不形于色。

    唐公子,可听说了关于你的流言飞语李湘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唐巍打断了。

    姑娘也是好奇真假的。唐巍转过身对着众人道,不妨告诉大家,这是真的。我还是将我与潇月的话再讲一遍。圣人云端训万民,入地难炊**天。当时年幼,回首不堪,只识细腰多婀娜。而今稷下,愿求博文,虽九死不悔也。智者自知川上之水,不舍昼夜,今时不同往日,更况于人乎。

    君子坦荡荡,我唐巍自立于天地,别人的流言还打不垮我。倒是有些人像老鼠一般,做那不耻之事,还自以为沾沾自喜。湘沫姑娘,我还要给师父请安,告辞!唐巍十分自信的转身,香囊一动,十分潇洒的离开。

    公孙乌龙才不肯相信唐巍这样一个犹如丧家之犬的人会掀起什么大风大浪,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他身在苏国。而这里是他公孙乌龙的地盘。

    我,公孙乌龙,一定要让这条丧家之犬好看!公孙乌龙狠狠地握拳,径直走开了。

    龙哥,你回来了。公孙乌龙玩的几个不错的小弟凑上前奉承道。毕竟,以公孙乌龙的家世不知多少人想要巴结。他的大伯与公孙乌龙的爹爹那可是苏国权倾朝野的存在,这也是公孙乌龙为什么如此骄傲的原因。

    不过这次,公孙乌龙终究是算错了。他以为大伯只是让他收敛些,收收性子,其实那唐巍欺负与不欺负,最终还是有着自己来的。

    我跟你们讲,那个唐巍是温国的公子。公孙乌龙的话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在那几个小弟中炸开了。

    龙哥,他他是温国公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