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友是笔仙:第2356章 黑暗救赎:幻境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风却注意到,鬼丝巾渐渐起了作用,不但女演员的脖子上有一道浅浅的勒痕,就连女人的脖子上也有。

    看来,血祭咒语起效,对方选中了女人作为这次血祭的祭品。

    观及第六日,画面再次来到了女人家中。

    她就站在镜子前,轻抚脖子上浅淡的血痕,叶欢依旧只察觉到她轻轻皱了皱眉,而后便释然了。

    不过,面对死亡,没有人会真的释然。

    那天晚上她从剧场回来,便坐在椅子上久久不动,仿佛再用这最后的时光感受这个世界,享受这难得静谧的时光,看着她的丈夫从外面回来,像是喝了酒,跌跌撞撞下了车,被司机搀扶着回到卧室

    这天晚上,女人又像曾经那样,成为男人贤惠的妻子,贤内助,叫佣人端来热水,自己拾着毛巾帮丈夫擦拭脸颊。

    窗外投来的月光勾勒着她淡然的脸庞。

    此情此景,竟生出几分生离死别的意味。

    隔了一会儿,她的手腕就被男人扣住。

    昏暗中,那双沉黑的脸骤然睁开,直直望向女人的眼睛。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看着自己的妻子,看着那张熟悉的容颜。

    眼中似有酒意迷离之色,吐露的嗓音也带着几分暗哑。

    我和她没什么。松开妻子的手,男人的手嘭地一声落回床铺,她有喜欢的人,你又何必使性子

    这算是解释故作坚强这么多年,女人可笑又可悲的声音颤抖,你总以为我想折磨她,其实,我折磨的只是我自己而已。

    那天晚上,趁男人睡着后,女人独自一人离开家,再次前往剧院。

    她走得很慢很慢,手上拿着那条换出来的淡紫色丝巾。

    叶欢和顾风跟着,越看越觉得凄凉,却猜到了女人的打算:她决定将鬼丝巾换回来,再去找咒师解除咒语,但自己却一心求死,为什么?

    叶欢实在不解:她是舍不得折磨她的丈夫,还是不愿意继续承受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女人的的确确回到了剧场,找到当时正在看守的人员,给了对方好几枚银元,去了一次后台。

    这一次,她也没有避开看守人的视线,当着他的面儿将丝巾换了回来,将原本那条属于女演员的丝巾挂放在了服装区。

    而那名看守员只是一个看着年纪不大的男子,约莫也就二十出头,性子单纯,眼中藏不住心思,目光跟随女人的举止移动,眼中流露好奇之色。

    放心。女人离开时,经过他身旁说,我手上这条丝巾才有问题,那条是原来就属于她的,只是物归原主罢了。

    离开剧院后,叶欢和顾风又跟了她一路,这女人倒是不怕,将带有血祭咒语的丝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朝着之前去过的老宅院走去。

    老实说,其实女演员每次只是戴着这条丝巾参与演出,使用的时间不算长,累积起来也没有超过一天,但血祭的力量很大,女人此刻将鬼丝巾戴在脖子上,好似能够感受到其中传来的力量,时不时便伸手拉一拉脖子上的鬼丝巾,但丝巾却有渐渐勒紧的趋势。

    见此,叶欢恨不得能够上前帮她一把。

    可她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女人已经来到了那栋老宅院前,正打算伸手敲门,可时间已过凌晨,刚好是第七日血祭起效的日子。

    她伸手捂住脖子,疼痛令她骤然倒地,随意圈在脖子上的丝巾牢牢箍成了一个圈,将她的脖子缠绕起来,而丝巾的两端则自动往上飘。

    好似有人牵着丝巾,正在勒女人的脖子似的。

    叶欢皱眉一看,未想,真的在丝巾的两端瞧见了一双苍白的手,正从女人的头顶上方偏后处,不断将丝巾收紧,企图将女人谋杀!

    这不是血祭吗?

    召唤的究竟是怎样的恶灵?

    叶欢退步,看了顾风一眼,顾风此刻也在关注那道苍白的影子,脸色十分难看:很像。

    章节不完整?请飞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