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嫁到,腹黑总裁快接驾:第五十八章 左腿瘫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哈对啊,我巴不得你死呢,你怎么不去死啊!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白燕燕咬着牙说完,身体开始颤抖,像是再忍受巨大的痛苦一般。

    要不是叶璇,她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上次的事情再次失败,她伺候的那个高利贷男人极为不满,毒打了她一顿之后,将她扔到了红灯区,每天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男人。

    这还不够,那个禽兽不如的男人,竟然还强迫她吃毒品!!!

    呵~不过,我不相信你一直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总有一天你会比我还惨!白燕燕冷声大笑,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癫狂。

    叶璇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背后的人是谁?说出来,或许我可以让你少遭一些罪。慕家的宴会,白燕燕这种人是肯定进不去的,后面肯定有人。

    想知道啊,就不告诉你!白燕燕笑道。

    是陆城吧?叶璇的声音十分的平静,但落在角落的女人脸色果然变了变,不过她很快就否认了:不是!叶璇看她的表情,心下更加确定,冷冷一笑:为个男人把自己搞成这样!呵白燕燕,真的值得吗?值得吗?

    当然是不值得,白燕燕有时候也再想,那时候要是不跟陆城在一起,不针对叶璇,自己的命运是不是会有所改变。

    但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被她完全忽略了,陷入癫狂的人,是没有什么理智可言的。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个,你照样不是靠着男人!离了秦三爷,你以为你算什么!叶璇嗤笑一声,笑意不达眼底:简直冥顽不灵,不过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跟你废话的我只是让你看一下我,看我过的多好,而你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叶璇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水果刀,慢慢的贴近白燕燕的脖子。

    泛着寒光的刀,贴在脖子上那冰凉的触感,让白燕燕慌神了:叶璇,你疯了!你要干什么!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嘛!此时此刻,白燕燕的面色苍白,面容越发的扭曲。

    叶璇指尖微微用力,刀子便割破了白燕燕一点皮肤。白燕燕终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璇我错了,别不要。

    嘘叶璇朝着白燕燕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别说话。

    你不是喜欢拿刀捅人吗?我现在也让你尝尝这个滋味好嘛?

    不,不不白燕燕想要摇头,但脖子上的刀,让她丝毫不敢动。她从来都知道叶璇是一个疯子,没想到这么疯,她怕了恐惧的笼罩,让她全身颤抖,身下更是有不明液体流出。

    叶璇看着白燕燕身下的那一滩淡黄色的水渍,眼里都是不屑。她站了起来,收起刀子,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不带丝毫感情:杀人是要坐牢的,我又不傻,为了你这种人陪上自己的下半生。监狱才是她下半辈子最好的归宿,说完叶璇转身离开,再也没有看一眼身后狼狈的白燕燕。

    地下室门打开,叶璇走了出去。刚出来,只见秦墨翼依旧站在门口,一袭纯黑色的西装,完美的剪裁勾勒出他修长挺拔的身姿,清冷如烟的眉峰,高挺的鼻梁,给人一种极为冷冽的气场。

    但落在叶璇的眼里,却只有安心。

    三哥这会的叶璇完全没有了刚刚和白燕燕对峙的气势。

    我可能不是衰神而是灾星妈妈,慕学长都是因为我才会出事我叶璇越说,目光越暗淡,往日徐徐生辉的紫葡萄大眼像是失了生气。

    秦墨翼心猛的被揪了一下,走了过去,将人轻轻揽在怀里。鼻尖内充斥的都是属于男人身上特有的青草味,让人那么的安心,叶璇微微的闭上眼睛,可脑海里突然闪过慕学长倒在血泊里面,让自己答应做她女朋友的模样。

    叶璇猛的张开眼睛,手忙脚乱的推开秦墨翼。被推开的男人,眸色深沉的盯着叶璇,那审视的目光,仿佛能将人的灵魂都穿透。

    叶璇被看的一阵心虚。

    男人的话简直像镇定剂一般。叶璇原本慌乱不安的心,奇迹般的平静下来。

    秦墨翼接过慕振宇之后,叶璇直接将车上的司机,拉了下来,自己坐了上驾驶位。

    油门一踩,车子如箭一般的射了出去,转眼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所有的事情发生不过两分钟,原本在二楼的薛悦与慕懔,看到自己的儿子被刺伤满身是血的样子,薛悦两眼一翻,双腿一软,差点直接吓晕过去。

    慕懔双目锱红,连忙接住她,两人忙跑到楼下,但最后看到的只有叶璇的一个车尾。

    两人也不管现在是不是在开宴会了,二话不说上车,跟上叶璇的车。只留下宴会里的人,面面相觑。

    主人都走了,又发生这样的事,大家也纷纷散开,一个个离去。叶璇一路飙车,闯了无数红灯,原本到医院需要四十分钟的路程,叶璇不到二十分钟就开到了。

    手术室门口。叶璇浑身紧绷的盯着手术室的门,双手沾满鲜血,白色连衣裙上也被染红了一片,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世界,似乎都变成了红色秦墨翼望着倔强的站在门口的人,心尖一阵紧缩,一直都是沉稳跳动的心脏,像是被一双手,捏住了,竟有种窒息般的难受。

    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叶璇披上,外套上面还带着男人的体温,透过衣服的布料,传到她的身上,叶璇只觉得心尖酸软。

    他没伤到要害,会没事的。刚刚在车上的时候,他已经给慕振宇检查过伤口,做了一些应急措施。

    叶璇抿了抿唇,刚要说什么的时候,薛悦和慕懔她们也赶到了。望着手术室的门,薛悦泪眼婆娑,慕懔眉头深深皱起,眼里化不开的忧虑。

    叶璇看着来人,冲她们两个深深的鞠了一躬:叔叔,阿姨,对不起!都是我的原因才害学长受伤。薛悦泪眼婆娑的望着手术室的门,在看看一脸愧疚的叶璇,嘴唇动了动,终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