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私宠,甜妻很大牌:第20章 颜妮,你属狗的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书房外,一道身影恰巧经过,听到这话时,突然顿住了脚步,好奇的竖起耳朵,贴在门上,生怕错过了一个字。

    我还没想好,或许,跟现在一样,和瑶瑶一起经营我们的造型中心,没事的时候,拿起画本,涂涂画画。

    玫兰硕微微松了一口气,唇角,不自觉的扬起,心里,在自嘲。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担心那个白痴女人会离开?她就一打不死的小强,即使折磨她上万次,她也舍不得离开。

    勾勾唇,转身,准备离开,却又听里面传来,或许,我会出国深造,爷爷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喜欢设计,而且    颜妮突然顿了顿,脸上浮现出一抹娇羞,出国后说不定还有遇上艳遇,开启一段异国恋,蓝眼睛,高鼻梁,金头发想想还蛮激动的也。

    但是具体做什么,我还没想好,爷爷您见多识广,要不,您帮我出出主意?    玫兰硕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进一步绽放,就这样僵在了脸上,抬起的脚也僵在了半空中,垂在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曲起,攥成紧实的拳头,一张俊脸,仿佛覆盖了一层冰霜    颜妮!冷硬的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许是房间空气干燥,许是晚上吃得咸了,半夜,颜妮被渴醒了。

    开灯,起床,穿着拖鞋,蹑手蹑脚下了楼    瞥了一眼安静的别墅,颜妮没有开灯,借着走廊不太明亮的灯,凭着感觉,摸进了厨房,像做贼一般。

    轻轻拿出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几口,杯子见了底,颜妮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满足之余,蹑手蹑脚,准备回房    突然手臂上一重,身子随之往前倾,一个重心不稳,颜妮的额头撞上了一堵坚实的‘墙’,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惊讶的‘啊’字还没叫出口,嘴巴被一只宽厚的大手覆上。

    拼命晃着脑袋,‘唔唔’两声,换来的是腰上一紧,什么东西缠住了她的腰,将她往前一带,身子紧贴着那道坚实的‘墙’。

    玫兰硕,你个神经唔唔    一个‘病’字还没出口,只听头顶传来男人极其不耐烦的声音,闭嘴!    男人宽厚的大掌随之覆在她嘴巴的位置,紧紧捂住,不管她做何挣扎,就是不放开。

    颜妮被气得不轻,没好气的瞪着玫兰硕,而这时,他也正好看向她,四目相对,在昏暗的厨房里,玫兰硕那双深邃的眼睛,很是明亮,明亮得颜妮能清晰的看清里面的情绪    掌心突然一疼,玫兰硕条件反射的收回自己的手,没好气的瞪着颜妮:    颜妮,你属狗的吗?这个女人,竟然咬他!    玫兰硕揉揉自己的掌心,真疼啊,这个女人,下嘴也够狠的。

    混蛋,谁让你这样对我的,活该,咬不死你。

颜妮毫不客气的反驳,一双美眸,早已怒火闪闪,额角的青筋隐隐浮动着,胸腔,因为愤怒,剧烈的起伏着。

    泥马,下楼喝个水都能遇到这个混蛋,还被他偷袭,早知道,宁愿渴死在房间,也不下楼了。

    我这样对你?我怎么对你了,恩?玫兰硕唇角邪肆的扬起,痞痞的盯着颜妮,逸出薄唇的嗓音净是玩味。

    高大的身姿不动声色的往门口的方向移去,挡住了颜妮的去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