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私宠,甜妻很大牌:第一章 孩子没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睁开双眼,黑暗的房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儿生机,也没有半点儿温度,连空气也是冷的,直让人有种置身冰窖的赶脚。

    借着窗边透进来的,不太明亮的路灯的光,颜妮忍着身体的不适,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凭着感觉,摸到墙壁的开关,开了灯。

    狭小的普通病房,空荡荡的,除了病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的一壶水,几盒药,还有傍晚时分护士送来的盒饭外。

    伸手探了探,盒饭已经凉了,不能吃了。

    拿过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喝完,颜妮才觉得胃里稍微好受一些。

    感觉病房空气有些闷,颜妮拖着疲惫的身子,缓缓走向窗边,打开窗户。

    大地早已褪去白天的燥热,化成一阵凉风,透过纱窗,吹在颜妮单薄的身躯上,颜妮反射性的伸手,拢了拢宽松的病服,才不觉得冷。

    今晚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乌云一团一团涌动着,看样子要下雨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颜妮伸手,试图关上窗户,忽然一道霹雳划过,亮闪闪的,刺痛了她的眼睛。

    ‘哗啦啦’,雨声紧随而至

    过往的记忆如窗外的雨水般倾斜而至,颜妮条件反射的抱住脑袋,跌坐在地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窗外的雨声变小,颜妮才从过往的梦靥中醒过来,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扶着墙,关上窗。

    摇摇晃晃回到病床上,躺好,闭上眼睛,却了无睡意,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白天玫兰硕的话,一颗心,像被无数根细绳捆绑着,被无数只大手同时拉扯着

    双手情不自禁的覆上小腹,来回揉搓着。

    那里,曾经孕育过一条小生命,她和玫兰硕共有的小生命

    而现在,却在隐隐作痛

    颜妮清楚的知道,那是手术过后,子宫在收缩。

    颜妮轻声呢喃,玫兰硕的话再次回荡在耳边:

    雨琦怀孕了,我得对她和孩子负责

    他对慕雨琦和她的孩子负责,那她呢?

    她刚没了孩子,另一个女人却怀了他的孩子,所以,原本她的婚礼,她的男人,统统都要让给那个女人吗?

    盯着天花板的双眼缓缓合上,脸颊,有晶莹的液体流过

    夕阳早早褪去最后一点光辉,隐藏在云层里;夜幕,像一张灰色的巨网,悄悄撒落下来,笼罩着整个大地。

    人民医院妇产科住院部病房外

    病房里,颜妮两条秀眉紧紧拢着,鼓起一个小包;纤瘦的身子因为疼痛,蜷缩在被子里,如果不是她不安分的翻来翻去,很难看出病床上躺了一个人。

    巴掌大的小脸没有丝毫血色,比身下的床单还要白几分;额头上布满了细汗,打湿了额前的碎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妮辗转醒来

    她是被痛醒的,也是饿醒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