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之归处:第一百五十三章 未说完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李艾艾微一转头,看到血糊糊的虫子,就追在我们后面,吓得大叫:萧黎,那虫子在追我们,怎么办呀?

    跑啊!除了这两个字,我也想不到什么好方法。

    我拉着李艾艾没命地往前跑,也没注意在我们身后不远处,刮起了一阵旋风。

    那阵旋风直接卷起吱哇乱叫的老巫婆,向着我们身后的吸魄冰蚕蛊砸来。

    我愿意和你一起肥,哪怕被人笑死。罗圆圆转身握住李艾艾的双手,嘴角噙着真诚地看着她。

    可她发现李艾艾瘦尖的下巴,突然眼里涌起浓浓的恐惧,惊慌失措地摇着头:不,不,你不能再瘦了。

    不要再吃‘吸脂虫’,不要再吃‘吸脂虫’吃了会死,会死啊——!罗圆圆好像受了什么刺激,大喊大叫着,一把甩开李艾艾的手。

    糟了。我心中懊恼地暗叫一声。

    我担心李艾艾被吓到,就没敢告诉她,她的内脏里全是吸脂虫,那些恶心的虫之真在一点点蚕食她的魂魄。

    反正赵霆曜说会帮我找到下蛊的人,帮她解蛊。

    我想等李艾艾的命保住了,再告诉她真相,省得她担惊受怕。

    现在罗圆圆却把这件事给捅破,那丫头一定会吓死。

    果然,听到会死,李艾艾上去想拉住崩溃的罗圆圆,却从她的身体中穿过,于是更加焦急了:圆圆,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会死?

    虫子会罗圆圆话说到一半,猛地痛苦地大叫起来,啊——!

    只见一个血红色的虫子在她脸上爬着,那虫子爬过的地方,就像被硫酸腐蚀掉一样,露出里面血红的皮肉。

    我看着那红得像血,扭动如蛆的虫子,心一颤,脚软的退后一步:是‘吸魄冰蚕蛊’。

    这东西至阴至邪,上次我就领教过那蛊虫的厉害,差点把我冻死了。

    没想到这吸魄冰蚕蛊不但能让人生不如死,还能让鬼痛苦万分。

    那如坠冰窖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我不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有余悸地不由自主往后退去。

    罗圆圆痛苦地在脸上抓挠,想捉住那只该死的虫子,扯下的却是自己血淋淋的皮肉。

    啊——!啊——!罗圆圆惨叫连连,痛得在地上翻滚。

    望着面前惨绝人寰的一幕,李艾艾扯着我的衣角,哭着求我:萧黎,你快救救她,救救她。

    我救不了。我懊恼而无力摇摇头。

    李艾艾实在不忍心看罗圆圆痛不欲生的样子,急忙上去要帮她把血红色的虫子拿开:圆圆太痛了,不行,我去把虫子赶掉。她已经够可怜了,我不能让她连鬼都做不成。

    你不能去!那虫子会把你也吃掉的。我大叫着,死死箍住了李艾艾的腰,不让她去。

    圆圆,圆圆李艾艾满脸的泪水,看着地上扭曲着身子的罗圆圆,竭斯底里地大喊。

    项链我的项链项链罗圆圆手在胸口不断抓着,嘴里碎碎地念,项链这是她最后说的两个字。

    在吸魄冰蚕蛊的吞噬下,罗圆圆很快就变成了一趟血红色的水。

    吃掉罗圆圆魂魄的吸魄冰蚕蛊,变得圆圆胖胖,红得更加的妖艳。

    它一弓一弓着身子,慢慢从血水里爬出来,向一旁的草丛爬去。

    呵呵呵哈哈哈一个阴沉沉刺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们慌忙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一身白的女人从草丛中站起身。

    借着昏暗的路灯,我这才看清,向我们走来的女人,就是上次想害死我和李艾艾,给她儿子陪葬的张恒妈妈。

    要不是我认识吸魄冰蚕蛊,眼前这位老太太,我还真不敢确定就是张恒妈妈。

    只是才过了短短半个月时间,张恒妈妈好像老了几十岁,头发全白,脸上也爬满了皱纹,眼圈就像僵尸一样,黑黑的,整个一个老巫婆。

    我对着面前的老巫婆无比轻蔑地冷笑道:看看你现在的恶心样子,是被上次的‘吸魄冰蚕蛊’反噬了吧!这就叫害人终害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