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神酒祖:第五百五十八章 出师不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场的大臣自然也都意识到了这点,望向大皇子的目光都有了点变化,看来以后对待大皇子的态度,需要有所改变了,一些个平日里跟大皇子疏远的大臣,想着是不是以后要跟大皇子多亲近亲近才是

    这里面当然也有些不为所动的,比如吏部尚书陆老爷子,老爷子老神在在,微微眯着眼,仿佛已经神游物外,对于周围的一切都不关心,可在行礼的时候,却又能够准确的,一丝不苟的尽到礼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可上官皇后此刻的心情却很不美丽,虽然脸上没有丝毫的显露,心情却颇为沉重,赵无极的意思她当然明白,正是因为明白,她才不高兴,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强势的赵无极,这时候竟然开始考虑接班人的事情,而且将目标选在了大皇子赵政身上

    她虽然贵为皇后,就算是大皇子继位,她也是皇太后,可大皇子赵政终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所以她还是希望由自己的亲生儿子,十一皇子登上皇位本来她觉得这事情怎么也需要再过几年,甚至几十年赵无极都不会决定,没想到对方现在就有了立储的心思

    如此一来,由于十一皇子年龄太小,赵无极并没有考虑,将大皇子赵政作为了立储的对象,这让上官皇后有些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够怎样赵无极一向强势,这种事情又岂容他人置喙

    不管在场的人是怎么想的,赵无极已经昂首阔步的下楼而去,当上了十六匹骏马拉的大辇,随着大军浩浩荡荡的朝徽州而去。

    或许是赵无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一战会输,或许在他看来,自己那儿子在听到自己到来之后,怕是直接就开城门投降了

    所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半路上遇到埋伏,虽然只是一场突袭战,可竟然损失了六七万士兵。

    赵无极连忙下令安营扎寨,大帐之中,赵无极脸色阴沉如水,如同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在场的将军没有一人敢说话,生怕招来无妄之灾。

    都哑巴了吗竟然会中了敌军的埋伏,你们是怎么带兵的赵无极大吼道。

    陛下恕罪,臣等万死大帐之中顿时跪了一地。

    赵无极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吼了一声之后,他多少平静了一些,也清楚,造成这样的情况,跟这些将军的关系并不大,主要还是他没有任何的警惕之心,竟然像是春游一样的让大军随意前进,由于他是皇帝,这次又是御驾亲征,往日的强势自负,让底下的将军根本不敢提意见

    要是姬老将军在这里,还能进言两句,可姬老将军现在还在南边呢,这里当然就是赵无极一个人说了算,结果就吃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都起来吧赵无极语气平和了一下,说道都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众位将军这才站起身来,沉默片刻,其中一个看着大约只有二十多岁的小将,咬了咬牙道陛下,从这次的袭击看来,七皇子赵祯已经没有回头的意思,所以首先末将觉得咱们不是去诏安,而是清剿

    小将身旁一位中年将领脸色一变,偷偷的拽小将的衣甲,对方是他的儿子,之所以能够站在大帐之中,也是因为他的关系,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儿子竟然敢在这种时候说话

    赵无极却饶有兴趣道哦这位小将军有何见解说来听听

    赵无极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没有打算知道,他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给诸位将军一个信息,那就是他在真的征求众人的意见,而不是说说而已。

    小将沉吟片刻,说道陛下亲率五十万精锐,又有众多武将在,在兵力之上,完全能够碾压七皇子,所以末将倒是没有什么大的见解,只是觉得碾压过去,稳扎稳打,对方就没有反抗的机会

    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什么叫稳扎稳打,怎么才算是稳扎稳打你倒是说清楚啊看来也只是个纸上谈兵的,小将的父亲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甚至都打算跪下请罪了

    却不想赵无极竟和颜悦色道不错,说的有几分道理,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吗都说了听听。

    众位将军都愣住了,赵无极竟然没有规则那个小将,而且还勉励了一句,这还是他们认识的皇帝大大嘛不过这小将军确实开了一个好头,起到了带头作用,现在听赵无极再次询问,众人终于不再沉默,开始各抒己见。

    最后也确实定下了行军计划,当然,大致的方向确实跟那小将军说的不错,就是稳扎稳打,只是更加具体而已,比如该走哪条路线,比如前锋是谁,该由哪位将军当这个前锋,该带领多少人马,后面的大军要跟前锋相距多远,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应对。

    等等等等的一切,都有了周密的计划,赵无极最后一挥手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下去安排吧

    是众位将军领命而去,前锋部队也很快就出发而去。

    空荡荡的大帐之中,只剩下两人,赵无极,以及他旁边仿佛影子一样,从刚刚就没有出过声的梁秀贤。

    没了外人,赵无极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疲惫之色,活动了一下肩膀,身上的铁甲顿时哗啦啦一阵响动。

    旁边的梁秀贤道陛下,不然将这身铁甲脱了吧。

    赵无极缓缓摇头,说道朕身为主将,这大白天的,怎么可以卸甲这话就不必再说了

    听他拒绝,梁秀贤也就不再劝什么。

    过了片刻,赵无极忽然幽幽说道秀贤啊,你说朕是不是老了

    想法不错,可你还是没有说你会在这场战斗中要做什么。陆老爷子说道。

    苏白笑道我没有说吗我觉得倒是说的很明白了,我不会在这场战斗中做什么,因为它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陆老爷子缓缓点头,说道好吧,我清楚了。

    就在赵无极在朝堂之上要御驾亲征的当日,徽州的七皇子便得到了消息,七皇子立刻召集自己所有谋臣武将,商议对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