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快乐升天系统:431、混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雷伸手向天雄要来了两块磁铁,然后他将磁铁在香娇手里的枪吸了一下,啪,磁铁粘在了香娇的枪上,随后将另一块磁铁向荷的枪上吸去,可是怎么都吸不上去。

    看见了么,刚才我就和李安排好了,两支枪一只是你们自己做的,另一只是警枪,我当时只是想看看到底谁接枪不得劲,可是没想到,你们两个接枪都是那么的顺溜,看来是物归原主了!徐雷为荷分析着自己的想法。

    香娇面目表情暗淡,一句话没有,这回是含情脉脉的看着徐雷:徐雷,你记住我孙香娇,从我看见你那天我就对你这个白脸非常有感觉,可惜我们是敌人,要不然我一定好好的泡泡你。

    你真行,就那么喜欢鱼水之欢?难道一个李光不够?徐雷淡淡的问道。

    香娇此刻的又是苦苦的一笑,这一笑令人从她的笑声中感觉到的是无奈与困苦,是悲伤与绝望。

    李光他根本就不行,我也从来没找过任何人,我至今还是个处女,不瞒你说,我的儿子都是我借得,但是他死了,那就怪他没福气接手孙家的财产了。香娇回忆着过去,但是他也只不过是想想罢了。

    对于香娇的话,徐雷大吃一惊,香娇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她是骗自己?但是看他的神情应该不是啊,那整个事情的经过如何,这徐雷不断的思考着,他的眼睛不断的观察着香娇的表情,但是他发现的是,香娇此刻说话一点犹豫没有,一点停顿没有,有的只是那种放下一切之后的诚恳。

    孙姐,那我徐雷就得好好的问问你了,你跟你的李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徐雷的话刚刚问完,晕倒在地的李光晃晃悠悠的又要爬起身子来,可是两个恶鬼的手段那还是比较了得的,他们将手中的拳头狠狠的向李光的脖颈处砸去,但是就在此时,只见得李光手里的符咒点燃,一把火将两个恶鬼震的老远。

    李光站起身子,高调扯到:孙香娇,不要再说了,麻烦你给我留点尊严吧!

    哼哼,给你留尊严,你给过我尊严么?我这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啊!此刻只见香娇说话的过程中,嘴里不停的冒出一堆堆的黄水,随后就是鲜红的血迹。

    李光看到香娇的嘴里流出了血,他赶忙迈步向前,想着要帮着香娇擦拭最上鲜血,可是一旁的齐泽就是看不惯这个李光,他手里拎着铁镐靶子,一靶子就将李光打翻在地。

    徐哥说话你总掺和什么,真是烦人!齐泽的嘴里骂个不停,李光安静的倒在了地上。

    徐雷狠狠的看了一眼齐泽:哪里都有你搅合,出去,帮忙把这里的孤魂一点点的往回请,记住,一个都不能少了元宝和红马。

    哦,知道了!齐泽瞅着徐雷的表情,身上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转身跑去准备收魂。

    徐雷蹲下身子,直直的看着香娇:既然现在的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了,警察都介入了,看来你是逃不过法了,整好警察还在这里,你说出你的经理,他们整好记录,省的回去还得提审你。

    提审,哈哈哈,我这样说吧,给你们这帮的不知怜香惜玉的家伙说说吧。香娇找了把椅子,缓缓的坐了下去,后背紧紧的靠在了椅子上,双目紧闭,突如其来的眼泪滚落而下,他看着徐雷,看着荷,不停的抽涕着。

    香娇哭了将近十分钟,声音停了,嘴里长处一口气道:哎,我现在的样子就是我本来的面貌,我是我家老爷子得私生子,当年我的母亲为了得到家产,整天的到这里来闹,后来被老爷子鞭打出门,我的大妈,也就是老爷子的正房生的是儿子,可能也就是因为这个吧,老爷子只管理我们的吃住生活,但是他将我们娘俩打出了别墅,赶到了郊区的一座山上,也就是我前些日子去的那座山上,当时我没结婚,母亲就盼望我早日结婚,但是没等他看到我结婚那天,人就过世了。

    哦,这就是你那天为什么穿着结婚服装去山上的原因?徐雷问道香娇。

    香娇淡淡的一笑,两腮之间还露出了两个酒窝:是的,我每年的这个时候都去山上祭奠我的母亲,那天去的地方就是我母亲为情而怒火攻心身亡的地方。

    那你和李光是怎么回事呢?徐雷跟进了问道。

    李光当初就是个混混,后来救过我,所以我就嫁给了他,可是不曾想他居然是个阉人

    香娇说着,突然间眼睛愣住了。

    左边的荷也收回了枪:你傻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两个荷正在挣呢,徐雷缓缓的站起身子,走到两个女人跟前,双手抓起两支枪的枪口,然后将两个枪口通通的对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是荷的必须开枪,不然我回去不跟你结婚了!

    混蛋!左边的荷骂完后随后够了扳机,右边的荷也扣动了扳机。两声枪响,徐雷的头上只留下了两个白点。

    随后徐雷展开双臂给了左边的荷一个深深的拥抱:亲爱的,真的不好意思,你们两个真的要回去了!

    石头看的清楚,徐雷说话的同时,他的手中攥着两根针灸的细针,这也是从李光身上翻出来的,他将这两根针插到了左边荷的命门穴处,口中还淡淡的道:你的幻术已经是最高境界了,不过假的就是假的,他永远都真不了。

    徐雷你暗算我!只见左边的荷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了李光的身边,随后她用手在脸上一抹,整个变了一个人,不过还好,真正的香娇面孔是一种另类的美,好像是一种深沉的孤寂,又好像是一种宅女的那种闷痛。

    香娇坐在地上眼泪汪汪的看着徐雷道:我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们两个几乎没有任何差别了,你

    这个你不用费脑筋猜想了,一开始我就怀疑你了,每次说话的表情都流露不出那种对我徐雷独特的爱,尤其是最后开枪的那一瞬间,你就好像根本不在乎我似地,说开枪就开枪,这么想杀死我?徐雷反问道香娇。

    香娇失落的笑道:我不是想杀死你,而是特别想,今世杀不了你,我来世还要杀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