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尘:第十章 侦探社的胖叔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晓润,叔叔我出去有点事,你帮我看一会侦探社好吧一会你古叔叔回来就说我去城北有点事。

    哦,哦李晓润忙应道,看着赵连云的眼神中多了几丝奇色。

    他看过很多课外书,听说过熟习短兵的人右手虎口上往往会有独特的老茧,但是他却发觉到这个胖叔叔双手都有着这种老茧,而且一开始看见他时,他就能感觉到这个胖叔叔温和眼神的底下似乎隐藏着什么,那双刀上更是有着黑色的血迹。

    他,要去杀人么

    李晓润莫名紧张起来。

    然而赵连云只是温和笑着揉了揉胖子的头,然后便背着双刀出门了。

    李晓润怔怔看着那道高大的身影离开,在布满水汽的玻璃门后那道身影模糊、消失。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晓润回过神,看着手机上显示着妈妈,笑了笑,把方才的一切抛之脑后。

    晓润,你在家么李晓润皱了皱眉毛,他只感觉好像他的妈妈刚哭过似的,说话带着哭腔。

    不在家啊,我在古叔叔侦探社这边古叔叔今天不在,有个赵叔,对我可好了,给我奶茶喝

    啊,是这样啊妈妈过几天就会回来了哦,要注意身体哦,不然

    李晓润看着那被掐断的通话,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心里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妈妈为什么会哭啊

    不过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很快便把这个异常抛之脑后,想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妈妈很快就会回家,便高高兴兴地继续写自己的作业了。

    只是,在他放下手机的一瞬间,一伙人冲了进来,抓住了他,胖子惊慌失措间感觉脖间一凉,一股清凉在身体里蔓延开来,便失去了意识,瘫软在一个蒙面人怀里,那个蒙面人见胖子失去了意识,向其他人打了一个手势,便一同离开了,临走前丢了一个奇怪的红色立方体在地上。

    在他们离开十几分钟之后,那个红色立方体冒出了刺眼的白光。

    侦探社的一切都被火光吞没了

    而李晓润则被一伙人带向了不知什么地方

    拄着伞,背着包,李晓润听着哗啦啦的雨声在雨中伫立着,看着那道门和那道印着九嶷侦探社的门牌,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一只厚实的大手推开了侦探社布满雾气的大门。

    一股熏人的烟味扑鼻而来,李晓润感觉被熏得有点晕晕的,一时间没有看清出来的这个人的相貌,只觉得一个巨大的人影笼罩了他,那个人影一只手里还有一根看起来像是刚点燃才少了一点点的香烟。

    嗯?那人看见站在雨中的李晓润有点疑惑。

    李晓润被熏地晕晕的,听见了那人的疑惑声忙开了口。

    请问古诗诚叔叔在么

    哦,你就是润吧,你好,我叫赵连云,算是侦探社的一个探员吧,你就叫我赵叔吧。李晓润迷糊了一会,听着这人低沉浑厚的嗓音,这才看清眼前这个大胖子的长相。

    剑眉星瞳,浓眉大眼,麦色的皮肤,桀骜不驯矗立在头上的短发,嘴边刮得干干净净的稀疏的胡茬随着微微扬起的嘴角微微移动着,李晓润看出来这个大叔之所以方才给他庞然大物的感觉是因为他熊一般的雄壮身材,透着那件穿在他身上略微显的蓝色运动背心,李晓润可以看见他结实的胸肌和略微发福的肚子。

    不过即使这个大叔长得一副熊样,李晓润感觉这个大叔长得还是有点可爱的,身上的气质莫名地像他这样的年轻人,眼神中洋溢着活力和几丝俏皮。

    别傻站着啊,先进来,橙子他办事去了,一会饭点回来,我给先你泡点咖啡唔,不行,你还是孩子啊,对了,那边还有上次客人送的速溶奶茶。汉子大咧咧拉过李晓润,拉进了装潢得颇有些古典气息的侦探社,然后翻动着红木办公桌旁黑色木质长柜上的一个纸箱,从中拿出了一杯速溶珍珠奶茶,挠了挠头,他看了看背身上的冲泡说明,然后略微有点笨拙地划拉开珍珠包、奶茶包和糖包,随后拿起一边放着的电热水壶冲进了热水,然后递给了李晓润,还忍不住揉了揉李晓润的头。

    李晓润将湿漉漉的伞收到一边,有点诚惶诚恐接过热乎乎散发着甜腻香味的热奶茶,他没想到这个素未谋生的胖叔叔会对他这么好,不过他心底却莫名地感觉这个胖叔叔的举动很暖心很亲切,脸上也不自觉烫了起来。不过他很快就回过神,在心里默默腹诽这是自己内向羞涩的性格作怪。

    晓润,你今年几岁了啊?

    李晓润愣了一下。

    嗯十四岁虚十四岁还有两个月过十四岁生日他一时紧张,连蹦了几个十四岁,发现自己的过度紧张,他又忍不住红了红了脸。

    哈哈,没关系,别紧张啊,我又不是什么拐卖儿童的人贩子赵连云笑笑,他看着李晓润莫名觉得陪在这个内向的孩子身边心情很舒畅,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李晓润点点头,看着这胖叔叔亲切温和的笑容,心里紧绷的弦随着甜腻温热的奶茶入口慢慢松了下来,看着办公桌上堆着的文件,心里对侦探社的工作有些好奇起来。

    赵叔,你们平时就要处理这么多文件么?

    赵连云听见胖子的疑问,愣了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