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谷修士:第697章 将死之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地形上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豆子兵没有感情也没有灵魂,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死守这里,那他们就只会死在这里。马露莎在部队之后,依仗自己的雷法,将一**冲锋的敌人打掉。身后有了马露莎这座电流高塔,豆子兵们只用清理逃过来的漏网之鱼便可。所以不管怎么冲锋,先头部队始终不能突破。

    而永夜孤明率众后退之时,在身后有压上了一支人马,夜行舟带着一千豆子兵抄了后路,不过相较于前面的地形,这里到不适合死守,夜行舟一开始还能稳占上风,但随后便被退回来的残卒顶了回来。

    永夜孤明的大军着急逃命,其中不乏践踏致死,现在聚集在他身边的已经不到八千人了,虽然夜行舟并不占据优势,但是那一千豆子兵也是死战不退,靠着优良的军械一直在苦苦抵抗。

    眼看短时间内无法突破,山谷之中却传来了喊杀之声,原来马露莎也在逐步推进,而山崖上的伏兵也都被放了下来,对他们来说也就是用小锅收回豆子兵,然后在山谷里放出,耗时不过一眨眼的功夫。

    永夜孤明知道在留下去绝对会被前后夹击,他找寻着大军的出路,看见山谷一旁似乎令有小路便问道那里通向什么地方

    身边有副将告知那条小路可以达到雷州。

    永夜孤明立刻说向雷州撤退。本来雷州和他的目的地正好南辕北辙,但为了保存兵力,永夜孤明只能先行率领大军撤退,这个山谷对于他的兵马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

    兵马朝着小路进发,喊杀声似乎也越来越远,玉山的人就算有撒豆成兵之术又能如何这些豆子兵不可能无限的使用下去,也不可能随便有多少用多少,就连魔云海最多的时候也就是有五六千豆子兵。

    想到这里永夜孤明才明白,这些豆子兵恐怕是魔云海的,不知道玉山用了什么手段收为己用,可恶,永夜孤明内心不忿,这等于是用咱们自己的兵马打自己。心中懊恼的同时,完全没注意,他率领着并已经走进了一处桃林之中。

    走了一段距离,永夜孤明感到了明显的不对,不光喊杀之声没了,就连方向感也有了问题,这桃林看着不大,只有一层薄薄的雾气,怎么半天不见走出去

    永夜孤明惊觉自己可能又一次踏入陷阱立刻传令所有人集中,不要分散,和同袍之间拉近距离小心警戒。余下的兵马也是一阵慌乱。

    永夜孤明纵身御剑飞天,来到半空之中却只看见了满满一大片粉红,无论怎么飞都不见桃林的尽头,看来自己一行人被阵法困住了,回到原地之时却不见了大军的踪影,整个桃林之中仿佛只留下他一个。

    他再次飞天勘察,自己身边少说还有数千兵马,在这里却不见丝毫踪影,只有随风摇曳飘香的桃花海。

    就在柴胜男马不停蹄向京城前进而被骚扰阻截的时候,西边的蜀军也停下了脚步,本来魔云海死后朝廷已经没有阻拦蜀军的实力,但蜀军并未乘胜追击。外界猜测是因为在杀魔云海的时候,蜀军损失较大,正在整合部队。

    其实真正的原因则是司马桧接到了蜀侯的军令,大军停止前进,蜀侯将要亲自率兵前来接手指挥。对于这个事,司马桧早有预料,蜀候夕泽耀世他太了解了,起初和魔云海对阵的时候,其实蜀侯一点把握也没有,不过他知道玉山和蝶谷的底蕴,所以也抱着赌一赌的心态支持司马桧东征。当然,一旦出了什么问题,玉山的人马上就会被推出去迎接蝶谷的怒火。

    经过了数年艰苦卓绝的战争,蜀地终于是打赢了,如今只要一员上将就可以溜溜达达的进京城。玉山乃是方外之人,除了司马桧一脉,大部分不会留恋世俗的权力,而司马桧的弟子也只剩下了马露莎一人,他们的作用已经没有了。夕泽耀世当然要收回指挥权,毕竟他才是第一诸侯,打入京师的荣耀应该属于蜀侯才对。

    对于蜀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行为,司马桧不屑的笑了笑。他们的本意并不在权势富贵,这种小手段就算了吧,眼下还有一件最为重要的事。在朝廷的原蝶谷正式弟子,只剩下了柴胜男和永夜孤明两个人,东边的那些诸侯已经密谋对付柴胜男了,如果是别人或许司马桧还有些不放心。但是为东边诸侯们牵线并出谋划策的人是那个毒姬叶美蝶,司马桧顿时明白,柴胜男死定了。

    要说战斗的话,叶美蝶在柴胜男面前和蝼蚁没有区别,但要说害人,十个战姬也玩不过一个毒姬。而自己这边要对付的就是永夜孤明了,只要这二人一死,大周王朝就彻底断绝了和蝶谷的关系。

    接到了老太师的调令,永夜孤明集结了一万八千人准备进行口袋计划策应老太师的主力,结果行军到一半便得到了魔云海阵亡的噩耗,他知道口袋计划无法进行便准备立刻回防,和黄平的残部合兵一处在做计较。

    疾行的大军来到了一处山谷,想要尽早和主力汇合,穿谷而过是最快的捷径。不过颇有军旅生涯的永夜孤明在看见这个地形之后不禁眉头紧锁,这是个打埋伏的好地方。尽管自己所处的还是大周王朝所控制的腹地,但是一股不祥的预感总是萦绕在心头。

    他也知道,如果要派大军过来,不可能不惊动斥候,毕竟这里和前线还有距离。但要是派小股精英潜入,似乎对于大军也没什么影响。理论上这里不会有危险,但永夜孤明就是内心不静。

    他果断下令,大军分三路缓步入谷,另外派斥候延山体向上不断探查,先头部队和斥候小队分别表示无事,永夜孤明这才率领主力慢慢进入。岂不知远在山峰之上有三双眼睛正盯着这路孤军。

    三人正是马露莎、夜行舟以及长歌七兆,他们奉命在这里截杀永夜孤明,却不想永夜孤明如此谨慎,也让三人半天没有动手。

    见永夜孤明踏进了埋伏圈,马露莎松了口气夜师弟,咱们准备行动吧。

    夜行舟点了点头放心吧马师姐,你来放兵,我来分发兵器,不过永夜孤明就要交给长歌七兆师弟了。

    长歌七兆一脸严肃道说实话,能否对付永夜师兄我也没有把握,只能尽力而为了。

    说到此处马露莎叹声道要是陆师弟没死,你二人联手,肯定没有问题

    夜行舟劝道好了师姐,人死不能复生,现实也不存在假设,永夜孤明快到预定地了,咱们动手吧。

    马露莎点头应道动手

    其实,按照永夜孤明的做法本没有错,一般行军中小心谨慎的做到这一步,也不可能中什么埋伏,只可惜他今天遇到的对手是不受束缚的对手。只见马露莎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锅,口中念念有词。本来毫无一人的两边山崖上顿时多了数千人马。

    这个小锅就是玉山为了对付魔云海撒豆成兵之术而炼制的,之前魔云海在摩云岭大败,为了逃命洒下了五千豆子兵。作为熟悉的老对手,司马桧岂能不做准备,只见他拿出了这个精致的小锅,然后凭空产生了一股子吸力,和蜀军不断交战的豆子兵都被吸走,在半空中变回了豆子模样。

    不管是军事经验再丰富,也挡不住人家挥手变出数千兵马,至于夜行舟,他用符咒带来了大量的军备,符咒不能装活物,但可以装军械。两个人一个带着兵马,一个带着家伙,五千豆子兵占据地理优势,伏击一万八千人的永夜孤明绝非不可能。

    所以当永夜孤明被伏击的时候,他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短短一瞬间从两边山崖之上无数的雷石滚木、箭矢火球飞落,整个山谷中的兵马大乱,四散奔跑之时却加重了整个狭窄空间的拥挤。

    永夜孤明不明白,如此的大军,如此的军备,他们是怎么进入大周腹地埋伏自己,之前有没有一点消息的又是怎么躲过刚才的探查的

    挥手一道剑气将山崖一角崩断,落下山崖的敌人尸体化作一颗颗崩坏的豆子,永夜孤明这才知道,对方使用了撒豆成兵之术,毫无疑问有玉山的高手来了,之前他没往这方面想,因为玉山根本没有这方面的手段。双方交战也算都段时间了,撒豆成兵一向是魔云海或者柴胜男的特色。三教之中也只有二人专攻这个,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撒豆成兵其实很鸡肋,哪怕是对敌的时候,豆子兵也没法对敌人造成什么损失。除了拿来对付凡人,好像没什么大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