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道八荒:第40章 老槐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他们二人都知道这只是安慰自己的话语而已,但眼下也只能如此。

    二人相依甚久,终于段无为醒了过来,俊美少妇连忙推开段纪明跑进屋抱起苦恼的段无为。

    段纪明脸色很不好看,几乎能把小小的段无为吃掉。

    苦恼的段无为好像感受到了威胁,往俊美少妇的怀中缩了缩苦恼的更加厉害。

    俊美少妇不满的瞪了一眼段纪明,后者讪讪一笑,就转身离开去了书房。

    段无为所在的屋子离着书房很近,段纪明推开了房门,走到第三排也就是最后一排书架前停了下来,轻车熟路的将第二排的第九本书拿了出来。

    《帝纹荒道》段纪明轻念着书的名字,这本书拿出来的时候与普通书一般无二,而在段纪明念完书名以后光芒一闪而逝,书变成了黑色,变得更小了,而且书封上好像多了些什么。

    段纪明将书打开,走到了书桌上细细观察起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来来回回只看着前面十几页的内容。

    正看的入迷,虽然不知道就这几页入的什么迷,但一阵敲门声确实打断了段纪明。

    咚咚咚,老爷,韩大人来了!一个下人扯着嗓子在门外喊。

    知道了!压制住心中的怒气,段纪明打开了门,眼前除了那个尖声下人以为还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眼神示意让那仆人一边去,而那仆人却是大惊失色,连忙说道:老爷,老爷你怎么了,你怎么一直眨眼睛啊!你眼睛怎么了。

    段纪明为之气结,而那白发苍苍的韩大人却是哈哈大笑。

    终于赶走了那个仆人,段纪明将韩大人引进书房。

    看到桌上的那本黑书,段纪明快步走上去一挥手,那本书又变得和普通书一般无二了。

    而这个动作却没有瞒过韩大人,老者却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只是露出浅笑。

    收起来了书,段纪明坐了下来,看着一桌之隔的老者问道:不知韩大人来找我有何贵干?

    老者笑容满面的说道:老夫此次前来是代表董卓太师邀请段太尉的。

    哼了一声,段纪明说道:还邀请我?信不信我这就告诉皇上!

    你为什么说我不会这样!

    老者笑容不减:因为刘协想要逼死你!

    段纪明大惊,脱口而出:你怎么了解还没有说完就紧忙捂上了嘴,看着眼前依旧布满笑容的脸,段纪明知道,自己这趟必须去了。

    刘协坐了下来,依旧还是按压不住心中的怒气,啪的一下又跳了起来紧跟着就破口大骂:那个区区吏部侍郎算个什么东西!啊!刘协是气的直哆嗦,他他他他!他怎么有种就这么摆明了的拥护董卓那个乱臣!我不服!

    段纪明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着看着刘协无休止的发泄,许久许久终于刘协累了,段纪明才慢慢开口说道:皇上,我明白您的感受,毕竟这天下是大汉的,而大汉的臣子却胳膊肘往外拐帮助外人,这换谁也忍不了。

    段太尉所言极是,朕深感如此,不知爱卿有何高见?

    段纪明瞥了刘协一眼心中冰冷嘴上却是说着:微臣也无其他方法,只能尽全力支持皇上,抗拒董卓党羽。

    刘协眼中冰冷一闪而过,扯着嘴笑道:爱卿能如此,朕就已经深感欣慰了,如果朝中多些如段太尉这样的人,朕这泱泱大汉怎能落魄到此,抗拒董卓一事就交给你了。

    察觉到了刘协一闪而过的冰冷目光,心中又是一阵冷笑,段纪明站起身对着刘协抱拳道:皇上英明,微臣领命,微臣家中小子还幼小需要微臣前去照看,还请皇上

    刘协挥了挥手哈哈笑道:爱卿不必多礼,快去吧。

    微臣告退。段纪明弓着腰倒退着,退至门边将门顺手关上然后猛的一转身,长舒一口气,嘴角上扬,走了几步哼着小曲离去了。

    屋内,刘协的大手猛的一拍桌子,冷哼一声低语着:段纪明,你以为你把你儿子取名无为,告知朕你的态度,你就能摆脱么?呵呵!然后对着门外大喊一声:把钟繇叫来!

    是。一道恭敬的声音想起伴随着脚步声远去。

    太尉府中,段纪明已经回到就家,直接走进段无为所在的房间,看着俊美少妇怀中躺着,咬着自家老婆**的段无为颇为无奈,段家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呸,差点忘记自己也姓段了。

    咳咳,老婆啊!

    俊美少妇的目光缓慢的从怀中幼小的段无为的身上离开,转移到了一脸嬉笑的段纪明身上,问道:纪明回来了啊。随即迅速的看着怀中的段无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