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二十一章 不寻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了?走啊。我回头招呼了她。

    泽子!你个傻蛋!走错方向了!

    说着,只见她快步走了过来,扶了扶我的胳膊,便拉着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其实啊,要说我这个晕的地方还真是离顾家没有多远了,估计也就个一千米左右。看来我还是挺会晕的,不然也不能这么安稳的在晕之前被熟人捡到,也不能这么安慰的休息在了柔软的大腿之上,更不能这么安慰的轻轻摸了一把。

    靠,看来我这是被这僵尸给弄怕了啊,毕竟是在玩命啊。看来我刚刚做梦的时候一定是以为我自己上了天堂了吧。

    没过多久,我们二人就回到了顾家,而顾元德和顾伯伯伯母他们都没有睡觉,就在这点着灯等着我们二人的归来。

    本来我们俩一进门,我大伯母就像说顾灵溪几句来的,却看到我这踉踉跄跄的模样,便不忍心再说什么了,连忙紧张的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连忙向我大伯他们解释到,我下山的时候不心滚了下来,然后被灵溪捡到后晕了过去。我自然是没敢跟他们说这所谓的僵尸一事,毕竟虽然老顾家曾经是阴阳先生一脉,但现在并不想在入行,我更加不想打搅他们安逸的生活。

    不过顾爷爷我确实一定要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阵的关心之后,大人们看两个孩子都安全的回来了,当然除了我受了伤以外,随后便赶紧去休息了。毕竟第二天的农活什么的还是需要他们来处理的。

    大人们都走了,屋里就只剩下顾元德,我和顾灵溪三个人了。

    顾元德先缓缓开口道,灵溪啊,你去睡觉吧。我跟你哥哥说点事。

    顾灵溪有点疑惑起来,爷爷,什么事啊?连我都不能听嘛?

    我知道这是顾爷爷想要只开灵溪啊,于是便主动说道,灵溪,你去休息吧,等会我让爷爷帮我后背擦擦药。你总不能一个大丫头在这看着吧。

    听到我如此说道,灵溪也只好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里去了。

    我见灵溪已经走了,便主动的问了起来,顾爷爷,什么情况啊?我差点把命都扔了。

    顾元德听到我都提到了命这一词,神情有些紧张了起来。

    你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赶紧把我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一一的告诉了顾元德。

    顾元德越听越惊啊,慢慢的整个脸上都有些皱了起来。这什么情况,明明在你去之前我算过毫无问题的啊。怎么你一去,事情就发生了这般的变化?不寻常啊,不寻常。

    我有些急了起来,爷爷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您就直接说罢,别打哑谜了啊。

    本来我算的没错啊,你这次是不该有这种遭遇的啊。不过刚刚我又一算,却发现你的命路就是遇到这个僵尸。这,这难道是老天再骗我?顾元德的语气有点颤抖。

    我靠,我又没干什么,老天你闲的没事在这事上跟我俩搞事情啊。

    顾爷爷,那那个僵尸怎么处理啊?总不能就把它放在山上吧,这也就是我,要是平常人在山上遇见了就只有死路一条啊。

    顾元德听我如此说道,便轻轻地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慢慢思量着什么。

    只听到他缓缓的说道,看来要对付这僵尸,你最少要用一些简易的符阵了!

    我懵懵懂懂的从睡梦中醒来。

    感觉我脑袋正枕着什么软软的东西,我便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摸了摸脑袋底下。

    那感觉,滑滑的,软软的,感觉手上的触感十分的舒服。

    就在我还在朦胧的状态中之时,就听见旁边有声音响起。

    泽子!你醒了啊?

    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我连忙睁开了自己的双眼。却发现此时我面前的美丽脸庞这有着一张略带有羞涩的轻恼的表情。

    猛然间,我发现原来我的右手还在摸着这丫头的大腿之上。原来我刚刚一直枕的软乎乎的东西居然就是顾灵溪这丫头的大腿啊。

    呵呵呵呵。我尴尬的轻笑着,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都醒了,还不赶紧起来?!猛然间她就双腿一用力,一下子把我的脑袋掀了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