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七十九章 七日战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辈,口舌倒是如此厉害,不如这样,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七天之后,我们在城南的青山上进行一场对决,直接解决这个问题,也让我们双方都方便一些怎么样?黑影的话语明显是很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话语了,见我是不可能和他妥协什么的于是就直接提了出来。

    哦?你们要跟我们对决?怎么个对决法?    呵呵,很简单,我们中出一个,对战你们这个辈,要是你们赢了,从此我们便不再打你们的注意,要是我们赢了,那你们三人即便是不死,以后见到我们的妆容就赶紧离去,怎么样?黑影的声音说出来之后就在我的脑中急速思考。

不然的话,我们其实也不介意一同出现,将你们这片地方五百里之内屠杀至尽,虽然我们不愿意惹太多关注,可是你也不要质疑我们能不能做到这件事情。

    我仔细的思考着他的话语,他说的倒是实话,虽然妖邪一类不敢承受过多的阳气,但随便要是豁出自己的修为来屠个把的城应该还真没有那么的难。

    而且他提出的对决方案看上去好像还真是有那么一丝的胜机,我们三人一个擅长灵子术,一个擅长奇门遁甲,还有一个能请仙上身,要是我们三人合力的话,对付那个耗子精就绝对不成问题,而他们中的其他一员即便是略强于耗子精对我们而言也并非不可能。

    怎么样?想好我们的条件了么?黑影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

    那你能不能让我们商量一下呢?    还需要商量么?你们三人看上去往往都是你来做决定吧,不然我也不会直接来找你了。

黑影的声音略带些不耐烦的意味,不知道是他故意所为,还是确实有些不耐烦起来。

    既然你们如此看得上我们,那我就替我们答应了,不过要是你们违约怎么办?万一你们一起齐出,我们三人岂不是很吃亏?我之所以想拖延的原因主要也是因为他说的一切都是没法保证的,万一他们真全出只为干掉我们三个的话,搞不好我们这区区三个凡人就真的成了倒霉的炮灰了。

    呵呵,我们是不会食言的,既然事情已定,那此时我们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商谈了,七日之后,我们让人在那里等待你们的光临,希望我们以后还能有再见的机会。

黑影的声音里夹杂着冷笑,随后便化为了一道妖气,消散不见。

    我站在楼顶,寒风吹着我的脸庞,看来说不定这真的有可能是对手我们下的第一步棋了。

我掏出电话打给李瑞,让他社团结束之后直接去刘宇的店里,然后我又给刘宇打了电话,让他提前准备点宵夜,今天我们要就发生的事情再好好的商讨一下战术的方式了。

    想到此处,既然已经运转起了灵子术,我便直接控制着灵子术向刘宇的店的方向移动而去,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就是人飞在天上的感觉还真是不错,除了高空之上虽然有些冷。

    半个时之后,我终于飞到了刘宇的棺材店,此时的李瑞竟然比我早到一步,我们之间也不说二话,我直接走上餐桌吃起了刘宇准备的夜宵,顺带着把今晚回见黑影约战的事情具体的讲给了他们两人听。

    虽然很有可能这童雪是老天派下来考验我的默玲之间的信任的,不过为了我的感情能够相对稳定,离开了童雪之后我连忙给默玲打了个电话,把今天早上和上午所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告诉给了她。

    不过感到奇怪的是,默玲居然一点都不惊讶,还告诉我童雪已经跟她说过了。

    我靠,这丫头这不是变相的摆了我一道么?于是我也只得吱吱呀呀尴尬的接过了这一面。

    就在结束了今天一天郁闷的我正准备回寝室休息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特殊的变化。

只见我们宿舍楼的楼顶,那道逃走几天的黑影再度出现在了我的眼眶之中。

    恩?这家伙没想到这么快就恢复了自己的伤势么?还是说这个家伙是另外的家伙?郁闷了整整一天的我,二话没说,运转起灵子术将自己掩盖在一个透明的状态之下,我就直接的依靠灵子术的能量飘上了宿舍的楼顶。

    那黑影见到我独自前来倒是也没什么诧异之处,静静地在楼顶等待着我的到来。

    嘿呦,没想到你的伤势好的这么快?出于试探,我还是谨慎的先问出了他究竟是不是之前我们所埋伏的那个家伙。

    呵呵呵,不得不说,你很大胆。

声音传来的是另外的一种声色,看来这个家伙并不是那个被我们打了个埋伏的家伙。

    哦?你们这组织倒是有趣啊,究竟有多少人啊?怎么每次出来我们见到的都不同呢?    呵呵,你这辈倒是会说话,不过我倒是不会给你透漏什么有关我们的讯息,但是那天出手救他的倒确实是我。

黑影的声音之中很是平淡,我倒是很好奇,仅凭借你的修为,又怎么干在这单独会我呢?    这个嘛,我也不妨告诉你,据我说知即便是你们妖类恐怕也不敢在阳气如此之盛的地方大动干戈吧。

不然的话,凡人那么多早就被你们这些妖魔鬼怪们屠杀至尽了。

我的声音含带着几分笑意,不过手中的灵气早就准备时刻的催动起胡仙儿暂借给我的那枚戒指之上了。

    呵呵,你这辈,倒也是聪明,不如这样,你要是拜我为师的话,我可以提出放你一马的方案,怎么样?    喂喂喂,你这家伙倒是也蛮搞笑的啊,我这好好的有神仙不拜,拜你这个妖怪的话,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我的表情里略带着几分鄙视,不过全身的细胞也却处于一个十分紧张的状态,体内的灵子术也在源源不断的运转着,生怕对面的家伙对我突然袭击上那么一手,不然乐极生悲的话我可就真成了个笑话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