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七十三章 新的情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是,胡老七摇了摇头,这是你们从大兴安岭回来之后,我们监视人界环境的晚辈所侦查到的景象,就在他发现了这个黑影之时,同时就被这黑影抹去了生机,所留的也只有依靠秘术记录下来的这段景象而已。

    胡老七继续说道,既然你们亲眼所见那耗子精被刘宇友所消灭,也就是说这个新的黑影则是另外一个存在,又或是说他们很可能是一个集团。你们只是干掉了其中一个,所以这时发现的就是第二个了。

    这么说来,刘宇的血仇可能没有得报?刘宇的双亲也有可能是死于其他人之手了?

    那您老人家可是能够得知这个新出现的家伙究竟是以什么目的前往的沈阳么?我一下子就点出了这一重要问题,既然是在沈阳,也就是说为了我们能够稳定的在沈阳读书生存,为了保护默玲的生活不受侵扰,解决这个家伙就将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暂未可知,据我所知,沈阳那一位置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可值得邪魔外道们争取或是占有的,所以目的什么的我们是无法猜测。不过有一种可能性。说着,胡老七的声音便停了下来。

    可能性就是,他来沈阳的目的是为了消灭我们这几个打搅了他们好事的家伙!我的声音十分冷静,不过想来想去这个可能性应该是他出现在沈阳的最大可能了。

    胡老七点了点头,所以啊,仙儿啊,你的晚辈可是有生命危机啊,我这不是来与你商量对策么。

    胡仙儿听到此处,绝美的容颜之上略有了几分怒意,哼,有什么可商谈的,直接把他消灭了就是了。

    不好!既然是如此的话,那此时我不在沈阳,那单独的刘宇和李瑞万一遭遇什么变故又该当如何?我得需要赶紧通知他们一声,好让他们有所防范!

    胡仙儿点了点头,随机右臂一挥,一道粉色法力慢慢散开,只见金光一闪,洞府的禁制便暂时消散了功能。

    或许吧,我可能就是传说中万中无一的习武奇才!

    咳咳,上面只是我个人单独的莫名自信,请各位不要介意。

    我灵子术的领域完全覆盖了整间洞府,除了有些东西阻碍了我的探查之外,剩下的在这洞府之内的一草一木都在我的神念掌控之中。

    我这个人还是谦虚的,那个,胡奶奶,你说我现在的修为能不能帮你解除你的心魔了呢?

    胡仙儿略作沉吟,恩,不知道,不过这等修为已然是不弱了,或许能解开我的心魔也不一定。

    这句话的意思可就包含了很多的含义了。a她觉得我此时的修为能够解决她的心魔了,&b她觉得或许能够解决她的心魔,作为当事人的她一样也不知道。

    得,看着她那副诡异的笑容,多半选的是了。

    那,就让我尝试一下么?既然主导权在她的身上我也只好先行试探的一问。

    胡仙儿轻一挥手,不用这么着急,反正这么多年我都已经等过来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反而要是因为我的心魔而导致你出了些问题,我岂不是更加的羞愧后悔了么。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说法。不过这么看来好像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吧,既然该处理的事情和该拿到的东西我都已经拿到了,也就没什么在继续停留在此的必要了。

    就在我刚打算跟胡仙儿辞去的时候,忽然间洞府之内阴风四起,一个佝偻着的老人模样的家伙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个老者佝偻着整个身躯,留着一帘十分长密的胡须,脸色之上却隐约有几分狐狸的倒影一般。

    诶呦,仙儿啊,你家这个辈正好也在此处啊。见到这老者跟胡仙儿说话的时候毫无恭敬的态度,这也就是说明这个老者应该就是胡仙儿的同辈或者是老一辈的家仙了。

    不过这个有几分尖锐的声音怎么有些似曾相识呢,不过我确实没有任何对这个声音的印象。

    老七,今日你怎么有兴趣来我的洞府?胡仙儿见老者发言,到也不好见外直接就叫起了来者的名号。

    诶?难不成这个老者就是李瑞的出马师傅,胡老七么?哦,我说这声音的感觉我怎么有几分熟悉感,那尖锐的声音跟被上身以后的刘宇几乎毫无差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上身以后的李瑞声音会有些偏向女声,而此时真实在此的胡老七却是没了那种女声的感觉。

    既然是长辈,我变连忙鞠了一躬,主动的问好起来,晚辈李明泽见过胡老七前辈。

    胡老七见我主动对他施礼,不由得面容露出一丝笑意,好子,好子,倒是十分懂得礼节啊,比我那猴精的徒弟可是好上不少。要不是你是仙儿的后辈,我都有意再收你为徒了。

    多谢前辈厚爱了,晚辈听到前辈如此说道也是十分欣喜。

    行了,老七,你既然亲身前来就一定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吧,直接说吧。我可不相信你这家伙来我的地盘只为了看看我的晚辈。胡仙儿轻声一笑,直接点到主题。

    好吧,仙儿你啊,就是禁不止闲聊。胡老七一捋胡须,反正家伙也不是外人,我也无须再避讳些什么了。你可知前一阵你们所消灭的黑影么?说着,胡老七便问我这个问题,弄得我一头雾水,因为你这家伙不是也应该听李瑞讲过才对么。

    我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只耗子精。

    胡老七轻一点头,随机又用手一挥,一幅景象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那你看看,这个家伙是谁。

    说罢,我便看向了面前的镜像之中,只见镜像之内在一高楼顶部,一个黑衣面具的形影站在高空,目光疑似仰望着天空,同时手中双手交错,随后猛然间一道剧烈的波动直奔镜像的来源而来,霎时间,镜像便消散不见。

    这。我一时惊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难不成这是那个耗子精之前的所作所为么?不过,那个楼层的位置,我好像似乎留有印象,位置应该是在沈阳才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