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四十四章 禽兽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几个倒是毫不做作,直接杯酒就开干,二两二两的往下下。

    亮子他们相继地提着酒,多数都是我们以后要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之类的。像李良则是以祝愿大家都能在学校里找到自己的真爱。

    看来他还真是个痴情的衣冠禽兽啊。

    几杯白酒下肚,我们几个渐渐脸上都上了酒色,不过我的灵子术却让我没受到什么实际性的影响。

    妈蛋的,我还真是越来越喜欢酒的感觉了。真是一种让人沉醉的感受。

    不过,你们也知道,大学么,不就是这样。

    几个朋友相交于起,以酒为命,放荡着享受各自的青春与时光。

    喝到最后啊,他们几个已经是彻彻底底的喝大了,要说男人间有句俗语,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喝过酒,一起撞南墙。

    一顿饭的功夫,我们哥四个就彻底沦为了亲兄弟一样,勾肩搭背的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寝室。

    这几个臭流氓啊,我们在途中的时候,亮子不住的来了尿意,便一个人走到了大街上放肆的起来。而另外两个哥们竟然走过去跟他比起来谁尿的更远,啧啧,要不是现在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哥三明天白天准得上头条。

    而我嘛,嘿嘿,则在一边偷偷地把他们三放肆的场景拍成了照片。

    回到寝室,我们哥几个就各自上了自己的床,要说这男人一喝酒啊,就容易打呼噜。

    这哥三别看李良看上去最斯文,可是这打呼噜的声音反而就属于他的声音最大。还好我已经决定要好好修炼灵子术,修炼的时候倒是不怎么受到他们呼噜声的影响。

    要说起人这种东西吧,还真是奇怪,我明明在修炼着灵子术,可大半的精神都被灵子术境界里的蓝影所吸引。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虽然它每天还是从头至尾的给我演示除了最后一式的所有的境界,不过我总是觉得这东西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感觉上很是奇怪,我却找不到任何蹊跷之处。

    唉,可能是我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吧,搞的我整个人都变得神经兮兮起来。

    直到我第二天早上准备去上厕所的时候,我才改变了我一直分心的状态。

    我们学校有些不同,由于我是历史专业的,所以不需要参加军训。而默玲却不然,天天跟我诉苦这军训是有多么的乏累,太阳是有多么的毒辣。她的皮肤都开始变黑之类的。

    搞的我是十分好笑却又不敢表明着说着什么。

    我们寝室四个,却偏偏都不是同一个学系的,还真是有缘。我们历史系班里一共0来个学生,竟然有15个女生,还真是让人始料未及。

    不过这些女生长相也很是平平,所以我也记不住谁是谁。不过莫名其妙的我就被选上了什么大一历史系的系草,也是让我感到有些唏嘘不已。

    走进来的是一个浑身上下只有一个裤头的男子,他一进门看到了我正在整理着自己的桌子,便主动地向我打起了招呼。

    看来这个哥们应该就是我们寝室的四个同志之一了。

    这个哥们倒是一看就属于那种十分直率的人,笑容十分爽朗,一看就像是我们东北三省所养育出的老实人。

    我叫李明泽,接下来的几年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我走上前跟他握了握手,便顺带着做了自我介绍。

    好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叫赵亮,你叫我亮子就行,我是昨天才到的。

    亮子倒是十分的开朗,跟我说完话就走出了房门。

    只听亮子大声的喊了起来,徐狗蛋!赶紧回来!咱寝室来新人了!

    随即亮子就走回了寝室,没过一会儿,又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大哥,只见得那一头长发,还染着黄色。

    诶呦!这就是新哥们啊!你好你好,我是徐构丹,因为谐音,他们都叫我狗蛋,他奶奶的,我真是服了我爸给我起的这个名了。这哥们的声音倒是比我有着地方的特色,看来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就是跟老村长他们一样,都属于黑龙江省的东北同胞了。

    亮子一拍脑门,对了,还有个哥们叫李良,跟你是本姓,不过他好像假装学长去泡妞了,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

    我这一听,好家伙,这个没见面的哥们就是一流氓啊,居然假扮学长去泡同级的妹纸,还真是,是个人才啊!

    既然有缘,那就应该有份不是,于是我就提议我们寝室应该先出去聚个餐,喝个酒来增进一下感情。

    那俩哥们也都是爽快的主,便觉得我的提议十分可取,于是我们三便走了半个多时才走出了校区,随便的找了一个不大不的饭店,点起了几个硬菜,什么干炸里脊,菠菜穿丸子之类的,简直就是丰盛至极。

    亮子在菜酒上来之前就给没见面的李良打了电话,告诉了他我们所在的位置,毕竟寝室是四个人,我们缺一个人总归不是为人之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