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四十章 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顿时间我就知道了刘宇为什么忽然间就有了这么可怕的鬼力,原来他是使用了秘法强行的与七融为了一体啊!

    就在我有些感慨之时,那血尸竟然又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

    不过,看我和刘宇此时的模样,明显已经丧失了全部的战斗力,两人一鬼,已经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今天,我就跟你拼了。我再度站起了身子,强行的逼迫自己的五脏六腑,强行的逼迫出更多的起来,一时间我就感觉灵子术又再度充斥了我的全身。

    我连忙一步上前,猛然间将自己的全身以血相换的灵子术释放了开来。

    猛然间,只见得那个血尸仿佛收到了致命的打击,灵子术所过之处,血尸尽被捻成了碎末。

    我靠!宇哥,你把那锄子插它脖子上有什么用?咱们俩还怎么对付它啊?我躺在不远处见到面前的场景不由得惊讶了起来。

    靠!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要是不动手的话,你现在还有命在这责怪我么?刘宇捂着肚子,诶诶呀呀的对我喊道。

    不过说的也是,刚刚要是那一爪子真的抓到了我的肚子的话,或许我应该就可以陪着它一起修炼了。

    话虽如此,此时的危机程度并没有什么改观啊,这家伙还在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俩个受伤的病号呢。宇哥,那现在怎么办?

    说着,我连忙站起了身,掏出符纸又上前跟那个血尸交错了几招。

    明泽,把那个毁身锄拔下来!我们两个要想干掉他的话,少不了那个东西!刘宇连忙团在石头上,打坐起来,给我争取五分钟,然后我再来对付他!

    好!我刚一答应,右肩又挨了那血尸狠狠的一抓,抓的我一下子在空中旋转了五六圈。

    灵子术不由自主的快速维系着右肩上的伤口,但我还是清楚的看到了我自己的血液从右肩上都动脉飞射而出。

    那个血尸见我在空中玩起了艺术体操,不由得有些呆滞了起来。

    我见自己即将就要撞在不远处的破墙之上,便立刻催动起了灵子术。蓝色的光芒立刻发散开来,就在我即将撞到墙体之上时,灵子术终于将我身体所附带的外力停散开来。

    轰的一声,我身后的整面破墙便碎的四分五裂。

    这个老家伙还真是难对付啊。宇哥!你快点啊!我要顶不住了!我轻扶了扶右臂,强行的用灵子术将右臂的疼痛神经麻木。

    此刻搏命,岂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我连忙催动着灵子术汇集在我的左手之上,缓缓的蓝色光芒化成了一把短刀。

    可不要看这把短刀的能量,要知道这把蓝色短刀可就是我体内全部灵子术的集合。

    我连忙就挥刀之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用左手挥向了血尸,而那血尸也正好用爪子攻向了我。

    一时间,锋利的交错声便乍然响起,只见那血尸的利爪一下子便被我的灵子刀割下了几块。

    我连忙进一步的挥砍了过去,一刀中地,我的灵子刀正直的捅进了那具血尸的腹部。

    我见一击以中,心中便有几分窃喜。哼,宇哥,看到没,就知道你靠不住,凡事还得是我来给擦屁股!

    我心中刚一有些兴奋,就感到我的胸口收到了一种强烈的打击感。我只见那血尸的利爪正直的插进了我的胸口之上。

    奶奶的,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乐极生悲了吧。宇哥,看来我好像玩脱了。

    明泽!刘宇突然就站起了身来,厉鬼七却毫无踪影。

    此时的刘宇给了我一些诡异的感觉,只见得他那并不是很英俊的脸上有些诡异的表情,好像是一半在哭,一半在笑一样。

    身上也仿佛散发了出了阴冷的气息。

    血尸可能是感受到了刘宇的危机感,便一甩爪子将我扔到了一旁。此时的我感觉身体的血液仿佛正在不断的流干,但我却清楚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又一次降临。

    我体内仅存的一丝气连忙催动着灵子术汇集在了我的胸口,不断的修复着胸口处的致命伤。

    刘宇身上的阴气是愈发的沉重,要不是此时的我已经没法注意他们到底是个什么状态的话,恐怕我也分不清这血尸和刘宇到底谁更像是一个妖怪了。

    刘宇浑身的鬼气,整个人都是一种黑雾围绕的模样,猛然间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向了血尸。

    一时间拳脚相交的击打在了那具血尸之上,只见得那血尸竟然被打的难以动弹,连抵抗的能力都几乎没有了。

    刘宇却不肯放过此时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连忙就用他那充满鬼气的重拳不停的击打着血尸的全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