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三章 两家之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此我父母也不再使劲的逼迫我学习,我也算是好好的享受到了当学生的快乐与轻松。

    高中时候的我,长得还算不错,隔三差五的就会有女生给我递情书,但我却丝毫不感兴趣。

    其实不是我挑剔,而是我觉得这些女生并不满足我对异性的生理与心理追求。

    直到高三的上学期,我们班作为文科班的相对尖子一些的班级,迎来了一位转校生,从她进班的那刻起,我的大脑就向我发达了一个指令。

    兄弟,这才是我的菜啊!我的菜啊!菜啊!啊!

    那道士家吧,本姓姓顾,以前是黑龙江一个不大不的县城中的一个门户。

    后来那道士的祖先有了一些奇遇,才从此学会了道术仙法,一家子之后都走上了除魔卫道的道路上,当然了虽然如此,却没听说过他们家有谁真正修炼成仙的。

    即便是这道士,这道士名叫顾元德,号称是顾家修道最为天才之人,顾家一共两种法门,一种为符术,一种为卜算,大部分顾家之人都只是学得一门,而这顾元德却两门同时修行,至于这两种法门究竟是什么,让我容后再说。

    但本以为这一切都是偶然,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数百年前,我们的命运就已经被上天所注定了,我们是无力改写的。

    道长啊,前面就是我家了,您可一定要来坐坐啊!我爷爷十分感激的拉着顾元德就往院子里奔。

    我奶奶正好从屋子里揉着眼睛走了出来,你这个死鬼!大半夜的跑哪去了!我还以为你半夜偷摸出去干什么了呢!

    我爷爷一看到我奶奶,立刻眼睛就湿润起来,随即便上前一把抱住了我奶奶,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啊。

    我奶奶当时就懵圈了,这孩子咋了,难道昨晚上傻了么

    但随后我奶奶看见了顾元德,便连忙招呼道,这位道长您好,不知道我们家老爷们跟您有什么关系么?

    我爷爷听到此话,才从惊喜中缓过神来,老娘们,快来拜谢这位道长,要不是这位道长啊,恐怕我也就回来不了。

    你这傻老爷们瞎说什么呢,多晦气啊,呸呸呸。

    我爷爷赶紧拉着我奶奶上前拜了上去,顾元德见此场景也不好意思起来,大兄弟,大妹子,你们这是干啥啊,这也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啊。

    道长啊,多谢您的大恩大德啊,从此你就是我们老李家的恩人!我爷爷语气十分肯定,我奶奶见此也立刻随声附和道。

    别介啊,大兄弟,我们之间不谈这个,如果你看得起顾某,那不如我们就结拜为异性兄弟吧。顾元德连忙扶起了我的爷爷奶奶。

    我爷爷也是比较洒落这人,再说自家也没什么可被人贪得之物,回神就叩首一拜,大哥请受弟一拜。

    随后两个男人便杀鸡喝酒,随随便便就行了结拜的大礼,从此以后便以兄弟相称起来。

    后来我爷爷告诉我,那顾元德于我李家确实有着大恩,要知道那时候我爷爷还没有我父亲,要是他死了,恐怕就没有我在这把自己的故事写给各位听众老爷了。

    而且后来我也懂得了一些奇闻异术,才知道,那时候的顾元德也不过三十岁而已,他交给蜈蚣精的修为几近是他当时一生的全部修为,这恩德,啧啧,想想都让人觉得无法报答啊。

    尽管后来我也有了报答的方法,不过还是先卖个关子,就不告诉你呀,就不告诉你。

    从此以后,我们老李家和老顾家便做了同县的邻居,直到我爷爷去世,我奶奶被父亲带到了辽宁省的锦西市生活,两家的关系才稍微有那么一丝丝的疏远,但每逢过年过节的,我奶奶还是会带着我父亲甚至于后来有了我,过去拜年。

    而老顾家的长辈对待我也宛如亲生的孩子一样,因此我对顾家的长辈倒也是万分尊敬。

    接下来说的便是我的事情了,我出生后十分的健康,但却十分的奇怪。

    据我母亲告诉我,孩子一般在出生的时候,都会以哭落地,而我却恰恰相反,一出生便笑得合不拢嘴,虽然笑声缓解了我母亲的痛苦,但医生为了我的健康还是在我下生的时候,使劲的拍打我的屁股,希望我能像寻常孩童一般,嚎啕大哭。

    东北这边,毕竟有着说法,孩子出生的时候哭的越有力,便意味着孩子越健康。

    但即便是医生打我,我却依然再笑,后来也只好不了了之了。

    但我爷爷是个明白人啊,要知道每当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时,找他大哥便一定会迎刃而解的。

    我爷爷去看顾元德的时候,顾元德已经出门相迎了。

    老弟,我就知道,今天一定有亲人来到。顾元德上去就拥抱了我爷爷。

    我爷爷刚想说什么,却被顾元德用手指轻轻堵住了要说话的口。

    老弟,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有些事情我即便知道了,也不能说,这是他的意思。说话的同时,顾元德用手指指了指上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