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二百零一章 断黑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到李明泽脸上带着几分独特意味的笑容,阴九幽原本得意的神情又难看了起来。

    你特么是在故意耍我吧!既然这样你就去死吧!

    开什么玩笑,第十名才二百块灵石,竟然张口就向自己要五百块灵石?那不是要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么!阴九幽心中骂道,同时还在鄙视着李明泽身为正派竟然还跟他以利益交易提为要求。

    话出口的同时,也是一道三叉戟似的法器出手。

    透体的漆黑,正是曾经话九宸年轻时候使用的特等法器——断黑罪。

    后来在话九宸声名大起之后,执掌了幽暗谷又有了自己的门徒之后,就开始把这把法器交给了自己最喜爱的弟子,一位位,直到他这一代的幽暗谷首席弟子阴九幽手中。

    断黑罪一出手,便是携带着一股强横的凶煞之气。

    说起这柄法器,那可是真的有些来历的。

    当年的话九宸刚刚得到断黑罪的时候,还只是一柄普通的下品法器。

    话九宸在数百年的修行之中不断地以敌人的鲜血和灵魂以幽暗谷特有法术进行灌溉,不停的精炼之下,才渐渐成为了法器之中的最上极品。

    传闻中,这柄断黑罪之下,最少有数万的灵魂祭奠。

    也正是因为如此,断黑罪一旦出手,便是携带着无穷的凶煞之力,一般的修士一旦面临断黑罪就会不由自主的身体无法动弹,同时心中自发的从心底萌生恐惧的感觉。

    可后来之所以话九宸将这把断黑罪最为自己弟子的传承之物,也是因为修为远远超出了使用断黑罪这种法器的程度,作为掌教又不舍得自己这把从开始就陪着自己的法器,自然而然就用他提升年轻一代的实力,好让断黑罪继续为幽暗谷效力了。

    喝!结束了!斗法场之上,只见那名年轻散修脸上露出得逞之际。

    之前的法术与法器联合布局,就是为了将幽暗谷的那名修士逼迫到自己预定的位置之上。

    而那名幽暗谷的修士早就已经是大汗淋漓,勉强防御年轻散修的手段就已经让他近乎筋疲力竭。

    此时突然听到年轻散修的话语,脸上刚刚露出吃惊之色。

    突然间,场地之中,一根巨大的土刺猛然从场地之上连地拔起!

    巨大的尖刺猛地就穿破了幽暗谷修士的防御法罩,刺透了半个身躯。

    来不及做出反应的幽暗谷修士,只觉得在一瞬间,自己的身体就彻底的动不了了,随即就是猛烈的剧痛感。

    顿时间,整个人就半死不活了。

    年轻散修见状,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神情,然后催动口诀,将自己散出去的七十二枚针型法器收了回来。

    胜利者,乾元。

    天极宫的主持立刻宣布胜利,然后就有天极宫的弟子飞身过去将受到重创的幽暗谷修士救了下来,进行第一时间的保命手段。

    而乾元取得了胜利之后,脸上只有得意的神情,然后退下了台。

    看他的模样,像是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差点击杀了六大派之中幽暗谷的弟子有任何的恐惧之处。

    手段倒是挺狠的。洛天伤见到此情此景,若有所思的说道。

    话九宸却是淡然一笑,这有什么?这是他取胜的最佳时机,没想到他一开始施展的土系法术就是为了这一击,此子倒还真是善于布局。

    而在台上掌教们交谈的时候,又到了第二场的对决。

    也就是李明泽对阵阴九幽。

    作为此次对决之中的种子选手,阴九幽看着李明泽的目光之中带有着凶狠。

    仿佛此次的对决并不是简单地切磋,而是一场搏命的争斗一般。

    李明泽感觉到对方这种明显的杀气,脸上有些尴尬的表情。

    说实话自己也没想到竟然莫名其妙走到了第三轮,这下好了,对方如此敌视自己,如果想要取胜的话,就要费不少的力气。还真是纠结的不行啊。

    两人走到了台上,阴九幽开口说道:原本我以为仙门这届中云天青才是种子选手,没想到还有着你这么个货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