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一百二十三章 出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启禀掌门,云天青包庇祸世邪魔,私藏仙门禁式,其罪无可赦!三长老见来人,连忙上前举报。

    大长老却是露出了一丝愚蠢的目光。

    果不其然,只见逍遥道人却是右指轻点,随即道元运转之间,竟是一招与云天青相同的剑势蓬勃待发。

    呵呵,仙门禁式?何来禁式?不过是因为仙门随着年代的流逝,失去了真正的天才罢了,你真以为仙门的禁式是因为单纯的流失而流失的么?不过是因为能够领悟的人越来越少罢了,若是云天青是私藏仙门禁式,不知三长老又打算给我安排个怎样的罪名呢?

    冷哼一声,逍遥道人却是丝毫不给三长老半点薄面。

    同一时间,眼神轻瞥之际,却是一股浩气由身而生!登时间,仙门原本包围李明泽与云天青两人的弟子顿时纷纷后退十数步不止。

    我闭关之前如何告知你的,天青,现在人这么全,你就好好说出来吧。逍遥道人开口说道。

    云天青起身拱手:是,师尊,师尊命我入世寻找祸世的邪魔,并且将如何处置此事全权交于天青,所以天青见到李兄之后,才会做出这等决定,将其带回仙门,目的便是为了防止真正的邪魔祸世罢了。因为我相信李兄,绝不是祸世邪魔!

    突来之语却是使得整个仙门的一众弟子尽数震惊。

    仙门禁式!?其实与其称之为仙门禁式,还不如称作是绝式。

    而这些仙门绝式早就在数百年前的某次卫道大战之中尽数流失。

    所有仙门弟子都知道,这失去了若干年的仙门禁式如今再出意味着什么。

    若是云天青无法用正常的理由解释此招来源的话,恐怕他的下场,比起李明泽这名魔来讲,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云天青捂着胸口,却是微微抱拳,拱手说道:禀告长老,此招是我在后山的剑碑上领悟出来的,至于这是不是失传已久的仙门禁式,我也无法肯定。

    听到这个地名,七名长老的神情却是各自不同。

    大长老的脸上以思索为主,其他的几名长老则是羡慕、惊叹、甚至于嫉妒的也都暗含于内。

    总之,如此强横之剑招,从刚刚云天青以一己之力对抗七星道法自然大阵就能够看得出来。

    没曾想,仙门失去偌久的剑招竟然从你的手上再度现世,看来这对我们仙门而言,倒也是一场大造化。大长老言谈于此,脸上有些许的感叹。

    不过单从言语上而言,李明泽却是听出此话下隐藏的含义。

    那就是你云天青既然学会了这等剑招,就必须将其拓录下来,让其重新回归门内,传授于仙门所有弟子。

    云天青不是傻子,此时却是再次拱手,抱歉,大长老,剑碑之中,我曾见过当初开宗立派的那名前辈。他在我习得此招之后,便告诉我,庸碌之人不配习得此剑。

    严肃坚定之语,却使得几名长老的脸色顿时难看异常起来。

    你说什么!?火爆的三长老怒目而视,好你个云天青!先前在门内之时,你就不把我们长老们放在眼里,如今事关仙门传承,你却为了一己之私,藏匿仙门禁式!可知你该当何罪!

    云天青闻言,却是没有了往常的尊敬,而是冷哼一声,剑招就在剑碑之上,庸碌之人无法习之,乃是自身本就不配习之,何谈遗失?若是遗失,为何又在我这里寻找!

    李明泽看见云天青此时虽然身有伤体,却是没有半分唯唯诺诺的模样,心中不禁感叹,这个人果然是一个光明磊落之人。

    就是,一群没本事的家伙总是觊觎其他人的东西,这样的人还想要代替天道,来维护天下太平么?

    李明泽微笑之间,言语却是一语双关。

    被李明泽这个魔当场质疑了人品,三长老的脸色更加难看,要不是自身道元反噬还没有缓和过来,恐怕早就催动着法力与李明泽拼个你死我活了。

    大长老闻言,脸上倒是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羞愧。

    的确,修道之人,按理来讲不该为世俗之物所累,可刚刚对于仙门禁式的期盼明显已经超出了**的需求。

    最重要的是,还被那个被众人自认为魔的家伙嘲笑,更是难堪的很。

    你们难道没有听见大长老的命令么!消灭这个祸世邪魔!七长老突然一语,点醒了包围而来的仙门弟子。

    一众弟子听到此言,脸上的表情也是百花齐放,心中尚有正直的人觉得很是羞愧,心中对仙门禁式期待者则是满面期颐,不管是哪一种,现在都在一步步的紧逼向李明泽而来。

    李明泽见状,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原本已经收回的灵子术,再度出现,像是张牙舞爪的野兽,随时想要吞噬面前的仙门弟子一般。

    李兄,且慢!若是你动手杀了人,恐怕真的就说不清了。云天青关切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