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一百二十五章 拜师?磕头环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见回应之后,逍遥道人指尖轻点在李明泽的额头之上,登时间一点金芒乍现,李明泽只觉得自己的灵魂深处仿佛有某种东西出现了一般,像是一个羁绊的应证,又或者是属于这场师徒关系永恒不变的证明。

    同时,逍遥道人左手轻取之间,一块精致的木牌就飞到了他的手中。

    随即,逍遥道人将点在李明泽的额头的手指猛然抽回,一丝属于李明泽自身的灵魂就这样被注入到了木牌之内。

    而在灵魂入牌的一刻,也是闪出了特殊的光彩!

    很好,看来祖师们已经赞同了你的入门,从今天起,你便是我逍遥道人的亲传弟子,整个昆仑山仙门的二师兄!

    言语落,登时间,整个房间内传来了一阵的欢呼。

    不过这阵欢呼究竟是喜是悲,也就只有那些弟子们自己清楚了。

    就在李明泽打算起身的时候,却见逍遥道人对着自己微微一笑。

    随后,一边负责主持的大长老却开口说道:新徒祭拜先祖,始!

    李明泽微微一怔,耳朵里却传来了逍遥道人的法力讯息。

    快,磕头吧,一块牌匾磕三次哦。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李明泽有种突然从悬崖上掉落下去的感觉,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坍塌一般。

    因为这祖先堂之内,前前后后供奉的先祖牌位,加起来恐怕都有个上千了!

    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之前逍遥道人说别着急,搞了半天大头在这边等着自己呢!

    他奶奶个熊的啊!早知道打死我,不打死云天青我也不入这个什么狗屁的仙门了啊!李明泽心中哭喊着,眼泪如同河流一般,开始了漫长的磕头环节

    既然你不知道,那就说明是不是魔,并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逍遥道人轻声笑道。

    真人为什么这么说?如果我是魔的话,不就是证明我很有可能会祸乱世间么?李明泽疑惑道。

    逍遥道人却是起身走到了李明泽的身边,笑着说道:按照你的描述,曾经作为马家弟子,你的职责的确是为了护守一方不受到妖邪的侵犯,可你不是说了?现在的你已经被逐出马家,自然不应当以曾经的角度来评判自己。

    李明泽怔住了,逐出马家这四个字,虽然听上去并没有多么重要,但在李明泽的内心深处,还是有几分在意的。

    毕竟胡仙儿对待自己就像是对待亲孙子也是对待朋友一般,那种感情可从来都不是说没就没的。

    怎么?是不是我说的让你感觉到有些心理上的不舒服?逍遥道人语气有几分古怪。

    李明泽眉头微皱,真人,或许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身份的转变并不意味着我就能对一切都不负责,就像我先前跟云兄说的那样,我来仙门的目的不是为了天下苍生,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我的亲人朋友,那些才是我最在意的存在。

    哈哈哈,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家伙,不错我很喜欢。逍遥道人的表情再次恢复了正常的状态,手却是拍在了李明泽的肩膀上。

    突来的举动却是让李明泽有些发愣。

    云天青却在一旁开口说道:李兄,刚刚师尊是用了我们仙门的法术,来牵动你潜意识的情绪,目的是为了确认你体内或者说灵魂之中是否有恶的性质存在,换一句话来讲,就是为了测试你体内的隐性。

    李明泽闻言更是面露诧异,刚刚自己竟然中了法术!这怎么可能?

    灵子术可是静谧的没有半点反应,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讲,不是任何术法的催动都会激起灵子术的自动防护么?

    明泽,既然你体内并没有恶性,也就说明你的担忧基本上可以忽视。逍遥道人说道,当然了,也不能排除魔的特性是否还会寄存于其他的状态,毕竟魔的存在实在是太过于稀少。不过我们也没什么必要杞人忧天,最起码在仙门里,我可以直接向你保证,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逍遥道人的话让李明泽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下来大半。

    先前的李明泽虽然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但他却一直担忧这会不会是心魔刻意所为,目的是为了等待以后的关键时刻给自己致命一击。

    可现在有了逍遥道人这么强大的存在确认之后,李明泽也就不用在多加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了。

    对了,天青,你去带明泽找一套我们仙门的服饰,我会让弟子准备拜师的事宜。

    云天青闻言,面露一丝惊讶。

    李明泽闻言也是大吃一惊,拜师?!

    没错,拜师,怎么?明泽,难不成你不想拜入我门下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