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回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一定是有哪个方面出现了问题,到底是哪里呢?李明泽放下了手中的孩子,双手使劲的按住了头,希望能够从自身得到答案。

    黄光慢慢从李明泽的内心处四散而开,这股霸道却又有着几分柔和的能量给李明泽带来了些许的平静。

    你,难道还没有找回自己么。

    轻轻地一句话语,此时就仿佛是一颗炸弹一般猛然从李明泽的脑海里炸裂一般。

    无数熟悉的画面纷纷从李明泽的脑海呈现出来,爱人之死,友人之死,自己如何将精神雪藏在魔的背后,自己又是如何以法术算计自己最好的兄弟,一幕一幕,一丝一毫,所有入魔后入魔前的经历都回到了自己的脑中。

    我,原来只是个懦夫。李明泽忽然意识到自己越来欺骗了自己,面前的爱人,孩子,不过是魔给自己的一场游戏而已。又或者是说自己故意陷入,总之,我不应该如此放弃自己。

    既然你找到了自己,那么我就将力量暂时借给你一用。

    先前的那个声音再度出现,本来已经将灵子术全权赋予魔的李明泽再度恢复了气的力量!

    李明泽轻描淡写的看着这温馨的最后一幕,轻轻挥手,不属于我的,终究不属于我。破。

    金黄色的能量就仿佛是灵子术一般听话,整个由魔化灵子术所形成的幻象竟然在一时间之内就炸裂开来,而展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影,正是另一个自己,由自己衍生出来的‘魔’。

    好了,既然我找回了我自己,你便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李明泽的声音十分平淡,丝毫没有任何的情感。

    你醒了,你到底还是醒了,不过你也别得意,现在的你绝不是我的对手,争夺主导权还是我更有优势的。李明泽冷笑道,目光中凶意大起,整个意象空间顿时沦化为血红灵子术的区域,以宣誓着究竟此时是谁的主权。

    血红灵子术犹如扑食的猛虎一般,从四周各处直向李明泽急冲而来,只在一瞬之间就将李明泽彻底包围起来。

    李明泽面无表情,看着曾经自己所使用的灵子术遭到如此程度的魔化,仿佛丝毫不在意一般,只是轻一点指,金色的光芒就从指尖处散发开来,所有触碰到金色能量的血红灵子术就像是遭到了净化一般,从先前的血红色一点一点再度转换成为从前的淡蓝色。

    这,这怎么可能?你这是什么力量?李明泽见到如此情况在没有先前的猖狂之意,满脸之上尽是惶恐,你沉睡了这么久,怎么会有如此能力!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还是把我所拥有的东西还给我吧。李明泽说道,同时之间,整个血红灵子术的区域再度化为星空一般的蓝色境域。

    不不不,这不可能。李明泽!就算你有这能力又能如何?!许默玲永远都回不来了!

    李明泽听到许默玲三个字的时候,表情显露出了一股悲伤,随即挥手一散,被净化回来的灵子术瞬间将魔化之体覆盖,消散于脑中的域境之中。

    现世之中,胡仙儿忽然发现天上李明泽的灵子术的颜色发生了改变,便立即喝住了想要动手的野仙。

    顾灵溪泪流满面,仿佛得到了什么消息一般,他,回来了。

    明泽顾灵溪看到自己千思万想的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中,不由得泪水在眼眶里打着圈圈。

    李明泽!你搞什么鬼呢!刘宇见到自己的兄弟如此猖狂,心中顿感一凉,这里的这帮野仙可不是善解人意之辈。

    李明泽假装没有听见刘宇的呼喊,仍是一个人在空中冷笑着看着场上的众家野仙。

    此时此刻的胡仙儿也是心中翻涌起横,这崽子,现在还真是目中无人啊,这你倒好,让你奶奶我怎么帮你呢?胡仙儿的心中立刻被李明泽的出现扰的打乱了阵仗。

    怎么了?你们开什么大会的内容不能够对我说说么?怎么说我也是东北白派弟子中的一员啊,维护世界和平人人有责不是。李明泽看似再说一件严肃的事情,实际上的表情却充满了不谢和戏谑,好似丝毫不把在场的众多仙家当一回事一般。

    李明泽!这是什么场合!岂容你放肆!刘宇见情况马上就要失控,也再也顾不得自己心中的关切,直接用秘法催动七进入自己的身体,经过这么久的修炼强大的鬼力甚至让一旁修为较弱一些的野仙都有些惊讶起来。

    只见刘宇鬼体已开,猛然用脚一遁地,整个人就像一颗导弹一般,直奔向空中的李明泽而去。

    李明泽见刘宇会以这种方式来靠近自己,表情上有些被逗笑了的模样,李明泽轻手一挥,血红灵子术猛然暴涨起来,从半空中形成了一种血红的屏障。

    刘宇与血红屏障接触的一瞬间,灵子术能力忽然凭空炸裂开来,刘宇顿时受挫,强大的能量直接把刘宇的鬼体破的丝毫不剩,从空中直直的坠落下去。

    明泽醒过来啊这是刘宇在空中留下一句话,尽管声音十分的细,却让空中自以为得意的李明泽发生了巨变。

    本来底下的野仙也已经是跃跃欲试,却忽然看见李明泽此时双手抱头,不断地哀嚎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故意的,不不不!你回去,你回去啊!李明泽大声呼喊,随着声音的四溢,两只手竟然忍不住的拍打起了自己的头部。看来此时的李明泽陷入了深深地挣扎之中。

    梦境之内,李明泽本来正抱着自己的孩子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却忽然有一丝淡淡的声音传进了自己的耳中,明泽醒过来

    李明泽感到这细弱的声音十分的熟悉,却偏偏想不起来究竟是谁,明明自己就很在意这声音的存在,可是不论如何努力,在脑中都找不到任何可以与之匹配的人物。

    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我自己的臆想么?李明泽有着几分怀疑,不过就在他刚刚想要继续深究的时候,怀中的孩子竟然张口说出话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