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一百七十九章 不明所以的剑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能看见此时的李明泽这搔着脑袋,一脸无奈的样子,就像是丝毫不愿意动手一般。

    当然了,李明泽想法还是十分均衡的,给了这个圣儒堂弟子的面子,只是为了给他们信心而已,面前这五个莽荒阁的修士,看上去最强的也就比苏姓修士强上那么一点,他们五个哪里是自己的对手?

    估计不说灵子术,就是一道剑气,他们五人也未必接的住,可要是一剑把五名莽荒阁的修士都击败了的话,那不是打莽荒阁的脸么?

    所以现在的问题还是真的严峻啊,怎么能在不让别人将目光聚集到自己身上的同时,还能够解决这个隐患呢?

    哼!你不要想耍什么花招!如今众掌教都在这里,我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手段能够击败我们五人!上!苏姓修士一声之下,五名莽荒阁修士便是先发制人,朝着李明泽二人冲了上去!

    众多散修见到莽荒阁修士如此杀气旺盛,自是纷纷后退,不敢在多加参与。

    圣儒堂修士见状,心道不好,不过要是他也退了,那这次想要出线可就是彻底没有了机会。

    只见他一咬牙,面对着对方五道法器的飞来,不得以之下,也是催动起了自己的法器!

    那是一把刻着仁字的剑!

    四儒剑诀!去!

    剑器顿化一层遁光,迎着对面的五道法器击了过去。

    李明泽见状,却是心情大好,机会难得。

    只见李明泽左手隐蔽的微微抬起,一道无形剑意直射而出,正与圣儒堂修士的那道剑器合为一体。

    半空之中,轰然间,法器相互碰撞!

    顿时间,一阵巨大的能量波动四散而开。

    众多修士都被这股强大的碰撞所掀起的气浪吹到了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

    而在半空之中,却见两人站立其中,正是一脸惊异的圣儒堂修士,和半站在他身后的好似躲避的李明泽。

    而包括苏姓修士的那五位莽荒阁弟子,此时却已经不再空中,而是撞在了防御法阵之上,就像是嵌进了能量壁中一般。

    如此意外的结果,令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谁能想到,那个圣儒堂修士的一剑,竟然能够有这样的威力?

    恐怕就连他本身,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这么一道剑招,竟然能够发挥如此威能吧。

    圣儒堂!圣儒堂!

    底下的观众们却是传来了圣儒堂的呼声,如此一剑,乃是他们这些散修和小门派修士终生所求的力量,而现在,就算是这股力量并不属于他们,对他们而言,看上这么一场反转的好戏,也是不枉此行了。

    而此时的主台之上,六大掌门的神情却是各自复杂。

    其他的修士看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倒也罢了,他们六人却是将一切都尽收眼中。

    脸色最难看的就要数莽荒阁的洛天伤了,这也难怪,此行之中,他们莽荒阁一共就出了八人,可现在好了,把握最大的一场直接失败了,就算是后面的人都进到了炼虚界的资格,恐怕也只有两人了。

    再有就是,这个渡过天劫的小家伙竟然有这等强烈的剑意,还能够通过别人的剑法之上加以体现,这样的震撼程度,足以让他们把李明泽当成未来的一个巨大威胁了。

    逍遥道人见状,却是面带一丝微笑,他也不知道李明泽在经历过无字剑碑的磨炼之下能够到达如此地步,只能暗暗感叹李明泽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刚刚进入仙门的一心寻死的小鬼头了。

    天极宫的宫顶处,泠泠的眼神之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惊喜之色,好像是刚刚的那道剑意引起了她的兴趣。

    看来师尊说的没错,这个李明泽的确是难得有意思的存在。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们早一点相遇吧,我倒想看看,你和我之间,互相究竟有着几分胜算!

    而在擂台之上,此时的散修们见到这等威力,哪里还敢上来找圣儒堂弟子与李明泽的麻烦,第一第二就像是已经固定了一般。

    于是混战之下,为了争夺仅剩的三四五名,立刻杀得个昏天黑地,整个擂台上都是一片的死斗。

    而在主台之上,场地之中的情况变化,自然是无法脱出六大掌门的眼睛。

    洛天伤好奇的问道:逍遥兄,看来你我两派的弟子之间,竟然还存在着什么特殊的矛盾?

    逍遥道人却是面无表情的回到:不知,或许吧,不过修仙界之中,谁跟谁又没有矛盾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