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那些怪事:第一百零二章 我就是李明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当然是李明泽。李明泽见刘宇那副如同大敌在前的模样,竟然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狂笑了起来,随即便运转灵子术将天空之中撕成了肉丝的妖体展现在了刘宇的眼中,看吧,我对默玲多好,这就是为了她的死而需要付出代价的家伙,我已经赐给他他最喜欢的玩法了,是不是很有趣呢?哈哈哈。

    刘宇看见面前的一丝一丝的肉丝,心中大惊。你,不是明泽!明泽怎么会做这等残忍之事?说罢,猛然只见刘宇全身气聚,七不知何时直接融进了刘宇的心识之中,一时间鬼气四放而出,但却无法将血色的灵子术推开。

    哦?李明泽眯缝着眼睛,你就打算这么对待我么?宇哥。

    我说了,妖魔休狂,快还我明泽来!刘宇再不犹豫,全身鬼气包住全身,一股冲劲直奔李明泽而去。

    李明泽微露冷笑,轻一抬手,只见血红色的灵子术威能大展,血光绽放就见刘宇的鬼体已被灵子术能量附于空中,既然你想找麻烦,我就只好成全你。

    李明泽一握右手,只见刘宇猛然间周身鬼气皆数碎裂,红色的灵子能量直接击碎了刘宇的鬼体之威,将刘宇停滞在了空中。

    我说了,我就是李明泽。不过,很不巧的是,因为许默玲的死让我无意识的突破了灵子术的最高极限,成功地进入了魔道。所以,你便无须做出任何呼喊,我便是跟你共患难的李明泽!李明泽冷眼看着面色苍白的刘宇,继续说道。

    还有,许默玲的死我会找回来的,那帮野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兄弟为他们效力,可他们却为我们做了什么?李瑞的死,默玲的死,他们终究难逃其责。既然他们无法稳定人间的和平,何不让我来替代他们呢?我们是兄弟,我希望你能够助我一臂之力,而不是在这里反复的问我是谁!李明泽对着刘宇说的话,一字一句透进了刘宇的心。

    但不知道为何,即便李明泽的话里充满着肃杀的冷意,刘宇还是听出了一丝悲伤无助之感。

    李明泽看着刘宇,随后轻手一挥,血红灵子领域一时间消失不见,刘宇也从天上直摔落地。

    看你是兄弟,我给你一些考虑的时间,希望下次我来找你的时候,你能够念起兄弟情义。还有默玲也是你的义妹!李明泽话音刚落,魔气抒发,只见深坑之中,忽然间出现了一股血色旋涡,李明泽踏步而入之后便消失不见。

    刘宇从空中摔落,却无暇思考自己身体上的疼痛,他深深地觉得此事的事情已经不是自己所能够解决的了,必须依靠东北野仙才能够找到帮助李明泽复原的办法。

    李明泽一定是因为许默玲的死遭受的打击才会落到如此地步,刘宇这般想着,心中却不断地也在为自己的兄弟和已逝的好友不断的悲伤着。悲伤归悲伤,此时已经是分秒必争,多一会时间解决才能够先让明泽脱离苦海。

    刘宇直接看起了自己的面包,直奔车站而去。记得,明泽的老家也就是胡仙儿的洞府已经还在先前的位置吧,刘宇这般想到。

    几个时辰的车程,很快就在刘宇的心里风暴中过去了。刘宇感觉自己的脑袋头一次有这么的大,大到自己竟然毫无办法,比研究奇特的奇门遁甲之术还要艰难百倍千倍。

    匆忙的上山,依据以前记载的路径来到了胡仙儿的洞府,却被洞府外的禁制阻挡于前。

    刘宇也毫不犹豫,直接使用探龙之器,运气依靠奇门定理强行破除门外禁制!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刘宇声音坦然,只见探龙之器受气指引,一时间仿佛如同活了一般,直接钻进禁制之内,忽然间金光乍现,禁制便在探龙之器的驱使下直接破除不见。

    何人竟敢直接探我洞府?一股媚气十足却有几分动怒的声音传到了洞府之外,仙气一转,窈窕的身姿便出现在了刘宇的面前。哦?竟然是你这个辈,虽说你是熟人吧,却也不用这样祸害我的洞府吧。

    前辈!明泽他出事了!刘宇也来不及再做任何晚辈之礼,直接点出来意。

    果然,听到刘宇这般说道,胡仙儿的表情立刻就紧张了起来,怎么了?你快说!

    刘宇便将先前发生的事情,和血色灵子术一一告诉了胡仙儿。

    魔道?!糟糕,数百年甚至是近千年来都再无魔的存在?明泽又怎么会身入魔道?不行,看来这件事情,我要寻师傅一问。说罢,只见胡仙儿轻施法力,一道内含消息的法力之源竟直接入地而去。

    刘宇发誓自己第一次被面前的情景所震惊,明明是熟悉之人却感到一股最为陌生之感。

    明泽。你没事吧。刘宇轻声关心道,便想要上前去摸摸李明泽的肩膀。

    谁知,李明泽竟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邪笑,呵呵,当然了,好的不行。

    李明泽忽然转身看向刘宇,面目好似正常一般,我说,宇哥,你知道么?李瑞死了。

    什么?!刘宇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忽觉脑袋一沉,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发生了这种突变。

    而且,默玲也死了。李明泽的语气渐渐低沉,面容微露出丝丝忧郁之意。

    刘宇再度惊讶于这个消息,没曾想那么好的一个女孩,竟然被卷入到了这种事情之中,还落得了这么一个下场。

    不过刘宇更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既然事态已经严重到了这等地步,为什么李明泽还说自己没事呢?要知道刘宇可是最了解李明泽性格的人了,像他那般重情之人,遇到自己挚爱身死的情况却会说出好的不行这句话?

    刘宇随即便警戒起来,浑身的气都运转起来,紧紧地盯着面前依旧释放着血红灵子领域的李明泽。

    你,这是做什么?李明泽缓缓抬起低落的头,看着刘宇那副警戒的模样。

    你究竟是谁?如果是明泽的话,怎么会把默玲的死当做毫不在意!刘宇语气凝重,全身的肌肉却已经紧绷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