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否需要理由:第五十一章莫璃与陌离,有何不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就不能不挑明吗?你就不能好好的陪我玩吗?你真无趣。对了,我告诉过你,我真的不是你的陆离,请你不要再这样称呼我了。我觉得你的陆离应该是蠢得要命吧!要不然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人,她真是太没有眼光了,我真提她惋惜和可怜啊!

    陆离喜欢我,这碍着你什么事儿了,而且阿离她那不叫蠢好吗?是单纯简单的性格罢了,这只是为无能找的托词而已。阿离不需要你来吐槽!

    我想你应该官方吐槽,最为致命这句话吧!这可是很伤人的,我希望你可以明白一个道理,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请不要诋毁我的陆离。

    好熟悉的剧情,好像似曾相识的感觉。你不要在我的面前假惺惺的表现,我不吃你这一套,陆离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呢?不跟你说废话了,我只想告诉你一点,我觉得陆离不会再回来了,我劝你好自为之吧!

    我这个就是这样,我有什么说什么,这样我才痛快,我不愿意把话憋在心里,我嫌难受,我想你会喜欢的我这种风格,我就是这种性格直来直去。

    你刚才说,陆离不会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的家里很舒服,我打算就在你的家里暂住一段时间,可以吗?

    我说前门楼子,你说胯骨肘子轴子,你这是那也不挨那啊!这个倒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有问我吗?我没有听见啊!

    那好吧!就当我没说过那句话。

    我心中的寂寥又有几个人可以懂得,我的寂寞谁能明白我的意思。我现在真的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不管你是谁?我只要你在我的家里住的舒服就行了,我保证以后不会有人打扰你,这你尽可放心好了。

    那就先谢谢你了,我真的不想再见到我不认识的人了,假如见到我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才行?你这主意不错,我支持你,加油!

    陆离的事情我有机会告诉你吧!你要有耐心哦!不要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你能否给我解释一下,你的姐姐在哪里?莫璃茉和莫离,有何不同?其实姐姐去哪里了?我也是不清楚啊!我跟姐姐有什么不同,就是性格不同啊!我们是双胞胎姐妹,你就不要用那么严厉的眼神逼问我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选择相信你,我希望你也可以相信我。

    我相信你,你要是想让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你,我可是做不到的,我只能相信一个人百分之三十左右。请你不要见怪,不要介意啊!这是我的性格决定的,性格决定一切,我的性格有利又有弊,不过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呢?我觉得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我不受到伤害就行了。你说呢?

    你说的很对,那我祝你好运,早日找到自己的喜欢的另一半吧!我的陆离就在我的不远处,我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找到陆离的,这是我坚信做得到。

    莫璃茉小姐,我觉得你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你何出此言啊!你知不知道此言差矣。

    我比你想象的还简单一万倍!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了。我会让你相信我说的话的,信任是需要相互建立的,我觉得你是值得信赖的这么一个人。对了,陆离姐姐是不是有好多朋友啊!我看她好幸福啊!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好了,咱们今天就聊到这了吧!我就先回房间了,记得把饭菜送到我的房间里,我走了啊!拜拜!

    她走了以后,游天云坐在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这明明就是陆离本人没错啊!怎么不认识我呢?而且她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小漠她实在是忍不住问游天云说,少爷,您真的相信这不是陆离夫人吗?我觉得这肯定是夫人本人没错了,只是她好像经历了什么,所以变化才这么大。

    小漠,你也是这么想的吗?你也是这么想的啊!咱们可以想到一块去了。我要找个时间咱们一块堆弄明白她的身份才行啊!你觉得呢?

    少爷,你说的对,的确是要弄清楚她的身份,你去秘密调查一下她的身份。

    我的性格突变,就连自己也是吓了一跳,我就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我尽快给我一个适应期吧!我要觉得自己可以的。

    我只是一个平凡普通的女孩子,不知道何时被乱入了这个漩涡的怪圈里,卷入这个事件并不是我的愿。

    我的生活是悲剧的,是凄凉的,是充满谎言的,孰是孰非我也无法分辨。

    我只是需要一个完美的爱情,这难道有错吗?没有错,错的只是谎言太多了,你的用一个谎言去圆另外一个谎言吧!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爱情的权利,你说是不是啊!其实每个人都没有错,错的只有我罢了。错的只是我错信了自己而已,一枚硬币能决定的事情,那都不叫事儿,不管是善意的谎言也好,恶意的谎言也罢,都是谎言,只不过是不同类型,不同性质罢了,谁又敢打包票一生没有撒过谎呢?没有。

    他们每天什么都不做,只是在我病床旁守候着我可以马上立刻醒过来。

    我清楚的记得,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他们是备受煎熬啊!我于心过不去啊。

    这一天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这个小插曲让我知道了自己有病,有很严重的病症。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晚上,我睁开眼第一件事,我想想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我看到旁边有一个人趴在我的病床上。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胳膊,他睡眼朦胧的看着我的眼睛,用有些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